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14故事
    义龙这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明明知道成政的身份却不戳破,为什么单刀直入地向成政问,为什么……称呼土岐赖艺为“父亲”?

    成政被迷惑了。<<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不明白吗?那么……我来给你讲个故事。”

    义龙双手背到身后,脚步不停,看似闲庭信步,实则那一声叹息里,多了许多的疲倦之意。

    佐佐成政的脑袋一片混乱,他有太多的问题想问,却又顾忌太多,犹犹豫豫,难以开口。

    听到义龙要讲故事,成政马上打起精神,因为他知道,他的许多疑问,或许可以从下面的故事里获得答案。

    “在廿多年前,有个叫做山崎屋庄五郎的商人,他从京都来到美浓,向美浓守护家族的一员效力。后来,他辅佐自己的主公当上了美浓守护、成为一国之主,庄五郎的野心也随之膨胀,想要就此将主公架空、篡夺美浓一国。我要讲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义龙娓娓道来故事的开端,顿时令成政一惊。

    山崎屋庄五郎是谁,难道是他的父亲斋藤道三?

    可是……提及“庄五郎”这个名字的时候,义龙为何竟有些厌恶?

    “为了取信于主公,庄五郎看上了主公的一个侍妾。但平常之人的谄媚不同,庄五郎别出心裁,曾多次在主公面前流露出想要获得那个侍妾的**。如此一来……他的主公对他大为不满,便愈地宠幸那个侍妾,就这样,她怀孕了。”

    佐佐成政越听越是心惊……庄五郎的主公是谁?那个侍妾又是谁?

    “在确定那个侍妾怀有身孕之后,庄五郎突然向他的主公请求,将侍妾赏赐给他。庄五郎还保证,若是她生出男孩,一定让她的孩子继承家业。”

    说到这里,斋藤义龙略微抬起头来,语气中多了许多的唏嘘之意,

    “庄五郎的主公权衡了一下,很快就答应了。因为庄五郎虽然是他的得力家臣,但毕竟野心甚大,不易驾驭。倘若由自己的孩子继承庄五郎的家业,便可使庄五郎一心向本家效力,就算庄五郎心怀异心,主公也不用担心什么……毕竟,庄五郎的继承人,乃是那个主公的儿子。”

    “呵……呵呵哈哈,好一个山崎屋庄五郎,竟然使出这样的手段,自然得到了主公的信任。可是……主公作为那个孩子的父亲和侍妾的夫君,却对这一对母子如此无情,也是人间少有!”

    听见义龙讽刺的笑声,成政说不出话来。

    他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这个故事的主角。

    “后来,那个侍妾果然诞下一个健康的男婴,庄五郎立刻宣布,这个男婴将是他的继承人。但是……他却在四年后,又迎娶了美浓国内的名门之女作为正室。此举无异于对侍妾的背叛,因此那个可怜的侍妾郁郁寡欢,不久就病死了。就这样……直到九年前,那个侍妾的儿子元服成人,山崎屋庄五郎也终于揭起反旗,向他的主公谋反!”

    九年前?

    佐佐成政心里一惊,义龙所谓的“九年前”,莫非就是道三篡夺美浓的大桑城之战?

    “于是,庄五郎率领五千大军包围了主公的居城,他本意是迫降主公,并无将其赶尽杀绝的意思。毕竟……主公虽然昏庸无能,但是待庄五郎不薄,若是没有主公的信任和一手提拔,庄五郎便绝无可能拥有篡夺一国的实力。”

    这时,义龙扭头看了成政一眼,叹息道,

    “但是,主公后来又生了一个儿子,有些小聪明,在他的建议下,主公带领忠于自己的精锐夜袭了远道而来、疲惫无比的叛军,打了叛军一个措手不及,损失惨重。随后,在叛军未反应过来之前,主公一行人连夜南下出逃,准备前往尾张投奔主公的好友。任谁也不会想到,这竟然是出自一个小孩子的谋略,于是就造成了主公看似昏庸、实有谋略的假象,正因如此,才断绝了主公最后的活路。”

    “山崎屋庄五郎可以为一个昏庸的主公奔走效力,却不可以放过一个大智若愚的对手,因此他命令主公的长子率领最精锐的骑马队,全力追赶,务必取得主公的性命。此时……庄五郎的长子尚不知道自己竟然是主公的血脉,年少轻狂的他,带领骑马队一刻不停地追赶过去,终于在尾张境内的胜幡城外,将自己的亲生父亲逼死!”

    “最近两年,庄五郎的长子逐渐查清当年往事、弄明白了自己的身份,他对自己昔年所作所为无比悔恨……只因……若是他不那么拼命地追赶……便可……给自己的父亲一条……活路……”

    义龙讲到这里,终于因哽咽而不能言语,他仰头而立,过了好久才让眼中的泪水褪去,低头去看成政,见成政的脸上亦是遍布泪痕,不由伸出一只巨掌,轻轻拍在成政的肩头。

    “我们终于再相见了,与佐!”

    成政却垂下了头,

    “是我……害死了父亲……”

    为何道三非得要将父亲杀死?

    ……这个问题他想了九年,现在终于有人来回答他了,只是这个答案,令成政更加无法释怀。

    若非是他耍弄手段,便不会令道三忌惮父亲,只要他们乖乖地举起白旗投降,土岐赖艺自然能够带着他南下尾张,说不定还会有道三派兵护送……

    ……聪明反被聪明误,成政绝没有想到,他自己竟然成了现成的例子。

    “别哭了……这附近有忍者。”

    义龙低声叮嘱了一句,立刻又迈开步子,对着街道两侧的店铺指指点点,寥寥数语之间,就把几家有名的居酒屋和鲸屋介绍给成政了。

    成政揩干眼泪,故作欢笑,心中仍有许多疑问。

    “近来听到了许多传闻,说义龙公子并非斋藤殿下亲生……不知义龙公子怎么看?”

    斋藤义龙停了下来,低声道:

    “那些……是我让人配合明智光秀一起散布的。”

    成政保持着僵硬的微笑,心里又添惊讶……斋藤义龙却是盯着他的眼睛,坚定无比地道:

    “当年斋藤道三做过的事,我必须再做一次……我必须把美浓……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