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12出使美浓
    评定间里鸦雀无声。?( 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在这个时候,众人、包括佐佐成政自己在内,都提心吊胆,等待着织田信长的判决。

    他猜对了吗?

    成政虽然记得织田信长和斋藤道三曾在正德寺会面,但历史会重演吗?

    又或者说……他们,会再一次创造历史吗?

    “佐佐成政,你很不错!”

    织田信长的声音再一次在厅中响起时,所有人都舒了一口气。

    “疾风就赏给你了,三天内,你作为我的使者去美浓一趟,向稻叶山城的岳父大人传达我的谢意吧。”

    “哈伊!”

    就这样,佐佐成政领取了“向斋藤家献上”的外交任务。

    他本该回到比良城去等待信长给道三的礼物准备充分,但在离开那古野城之前,有人召见了他。

    来传话的人是归蝶的贴身侍女,当初跟着她一起从美浓过来的,名叫深雪。

    深雪领着成政到内庭的时候,看到归蝶正坐在廊下看书。

    快地瞅了瞅四周,成政没看见第四个人,不过躲在暗处的忍者估计是躲不掉的。

    想到这里,成政便装作贼眉鼠眼地东瞅瞅、西瞧瞧,最后将色眯眯的眼睛盯着归蝶俏丽的身影,连眨眼也顾不得了。

    “话说夫人在读什么书呢?”

    归蝶合上书页,抬起头来。

    “《孙子·用间》。”

    “诶?间谍其实不好当,双面间谍尤其不好当,不知道夫人想要怎么做,或许成政还能帮的上忙。”

    “指望你帮忙,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了……我这里有一封书信,麻烦你将它交给斋藤道三。”

    说着,归蝶从怀里取出折叠好的信笺,双手递给成政。

    成政有些疑惑她为何这么正式,也是学着归蝶的样子,双手接过,手指捏到信笺的时候,成政觉得这封信有点怪。

    虽然归蝶写信用的纸张质量好、厚实,但这封信也不至于这么厚实。

    他抬起头来,正撞上归蝶那如水的目光,不禁心里一颤。

    她想说什么?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在这个时候,成政多希望眼睛能说话。

    但是不能,眼睛不能说话,眼神,更无法诉诸于语言。

    可是……等等,为何不用眼神交流呢?

    成政脑洞打开,立刻就迎上归蝶的眼神,一眨不眨地盯着她,试图从她的眼睛里读出她要表达的东西。

    ……你想说什么,我的小公主?

    ……我,我其实,

    归蝶苦笑着摇了摇头,放弃了表达的冲动,那样的话,就算是说了,他也未必信啊……

    归蝶的欲言又止,令成政疑惑不解,几欲狂。

    “听说佐佐大人精通汉学,不知能否赐教一二?”

    “嗯?”

    归蝶眨了眨左眼,微笑道:

    “就是汉诗啦,听说佐佐大人很擅长,不知能否教诲一二?”

    “喔!没问题啊!”

    成政恍然大悟……归蝶这是要他做戏咯?

    可是,她要汉诗做什么?

    佐佐成政的疑惑自然没有人来解答,但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他也懒得思考了,从深雪手里接过纸笔,刷刷刷写了四行。

    “好了。”

    深雪从成政笔下取来所谓的“汉诗”,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原因无他,佐佐成政的字……何止是丑陋,简直是丑陋啊。

    但归蝶看到那几行字,却是忍不住有些惊讶。

    她没有想到,佐佐成政真的会作汉诗。

    “那么,在下告辞!”

    佐佐成政离开之后,归蝶细细地将这汉诗读了三遍,吹干墨迹,小心地收了起来。

    时隔数日,织田信长趁着归蝶和深雪外出踏青的机会,让忍者将这份“物证”取了出来。

    他把成政写的“汉诗”翻出来,一来是因为好奇,二来嘛……也是怕成政被归蝶的姿色迷惑、转而向斋藤道三效力。

    于佐佐成政相处两年来,尽管他们曾多次一起做些荒唐事,但信长感受到成政与其他小姓的不同。

    ……尽管佐佐成政表现的恭敬规矩,却始终给信长一种无法驯服的感觉。

    像池田恒兴、前田利家这些人,早就臣服在信长的胯.下,为他赴汤蹈火都没问题,但唯独佐佐成政……那个人,就像是一头无法驯服的狼!

    但信长在看到成政的手迹之后,不由失笑。

    成政写的是一汉诗、同时也是情诗:

    鸡报离情晓月残,

    送君内外独长叹。

    可知尺素墨痕淡,

    别泪千行不得干。

    “呵……真是强做愁苦,矫情的小子。”

    信长不屑地笑了笑,挥挥手示意忍者将一切恢复原状。

    他起身大踏步离开归蝶的房间,忍者在身后小心翼翼的拉上纸门,仿佛他们从没来过一样。

    “佐佐成政这个家伙,现在差不多该到稻叶山城了吧。”

    信长将目光转向美浓。

    这个时候,距离斋藤道三派出使者前往尾张,已过去整整十天了。

    三天前,佐佐成政从尾张比良城背上,取道土岐郡,从东面进入稻叶山城。

    三天前,佐佐成政在比良城外送走了阿国萝莉。

    成政先前的猜测不错,这个萝莉果然是武士家庭出身,但成政没想到的是,萝莉的父亲似乎还是剑豪级别的武士。

    那个来比良城接阿国的剑士,自称疋田丰五郎,说是阿国的表兄。

    成政当然不会信他的一面之词,但阿国点头承认,他便无法从中作梗了。

    说来有些奇怪,阿国这丫头在成政家里一住半个多月,弄了一堆的麻烦出来,成政本该很讨厌她的。

    但在分别之时,却怎么也讨厌不起来。

    他曾经巴不得阿国萝莉赶紧滚蛋走人,但等到她真的要走,却又有些不舍。

    “一路平安!”

    他对着渐行渐远的阿国萝莉挥舞着右手。

    “一定会——再见面的——”

    阿国的声音也变得渐渐听不到了,佐佐成政苦笑着摇了摇头,从回忆中醒来。

    由于刻意地避过了井之口町,所以成政安安静静地接近了稻叶山城,在城下奉上了名刺。

    仰头望去,稻叶山城仿佛盘卧在稻叶山上的一条巨蟒,山林中若隐若现的城郭,昭示着美浓之主的强大武力。

    半个小时后,成政在稻叶山城本丸天守的一个评定间里见到了斋藤道三。

    他竭力压制着自己颤抖的嗓音,躬身下拜:

    “织田家的使者佐佐成政,拜见斋藤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