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9哭泣的萝莉
    我擦擦擦擦擦!

    这尼玛三赔女还敢打人了?

    他本不想跟妹子有所纠缠,想不到这萝莉看着**、手劲不小,一巴掌扇下来,打得成政觉得视野都有些恍惚。<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而且她看起来很愤怒的样子,好像自己得罪她了一样。

    卧槽,这到底怎么回事,陪酒的妹子难道不应该欲拒还羞、口嫌体正直地享受客人的第一类接触吗?

    这个家伙不正常?

    “你有病啊!”

    佐佐成政指着萝莉回了一句。

    “下流鬼!菁虫上脑!下半身控制的.情公狗!”

    这个萝莉不得了,一张开嘴什么话都出来了,她语又快,铺天盖地把成政直接骂得无力反驳。

    这究竟是什么世道啊!

    成政怒从心起,一巴掌拍在案上,震得酒杯、酒壶全部晃了三晃。

    “老板!这就是你们待客之道吗!”

    女将(老板娘)听到了这边的响动,一溜小跑过来跪倒在成政的身前。

    “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阿国计较,她是新来的不懂规矩。”

    这个时候,成政小人得志般地瞪了萝莉一眼,开始翘起二郎腿找茬了。

    “新来的?新来的你就敢让她来侍酒?你知不知道我经常和少主一起行动啊,万一今天来的是少主,这丫头片子也打了少主一巴掌的话,你们这家店还开的下去吗!”

    虽然成政看起来是有标准装备的武士,但仅凭一个少年武士的身份恐怕还不够吓唬人,于是他把织田信长的名头也搬出来,狐假虎威、此之谓也。

    果然,老板娘在听到“少主”二字后,吓得跟筛糠一样抖了起来。

    “大人您行行好,今天您在本店的消费全部免单,我马上就换最漂亮的姑娘来陪大人,只求大人宽恕则个,饶过小店。”

    然后,她马上换做一副怒容对着那个萝莉道:

    “你这贱婢,还不快跪下向大人求情!”

    但萝莉只是怒气冲冲地瞪着成政和老板年,白皙的小脸也变得更加苍白了。

    “啪——快向大人赔罪!”

    老板娘咬了咬牙,一巴掌扇在萝莉的小脸上,直接把萝莉打得晃了晃。

    萝莉的白脸上立刻显出一股通红的血手印来,她垂着头,虽然仍旧一声不吭,但成政看得出她眼里已经蓄满泪水。

    眼前这个萝莉受欺负却又竭力忍着不哭的景象,让成政一瞬间想起多年前的归蝶来。

    那个时候,做人质的归蝶经常被别的人质小孩和侍女欺负,但归蝶很坚强,每次都不会当着敌人的面哭出来。

    对面的这个萝莉,也和当年的归蝶一样美丽、一样柔弱又一样地坚强,佐佐成政心软了。

    “够了够了!你们都走开吧,别来打扰我们。”

    他三言两语轰走了众人,起来按了按萝莉的肩头,让她坐了下来。

    “你才这么小,干嘛要出来卖呢,乖乖地呆在家里不好吗?”

    成政给萝莉倒了杯酒,又给自己倒了杯仰头喝干。

    “看你也不像是没教养的孤儿,既然有家的话,为什么不回家?一个人流落在外面真的大丈夫?还跑到这种地方来打工,你就不怕自己被人给霸王硬上弓了?”

    佐佐成政絮絮叨叨地便说便摇头,丝毫没有注意到萝莉大大的眼眶已经承受不住过量的泪水,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妈妈……死了……”

    成政心里一沉。

    他从这个萝莉敢扇自己耳刮子来推测她出身武士家庭、稍微有些身份,但想不到她原来真的是个孤儿?

    不过……家道中落的武士家庭也有可能啊。

    “你还有老爸啊,老爸总不会丢下自己孩子不管吧,难道是你们家孩子太多了,他没有钱养?”

    “我是独生女,可是……爸爸不要我……呜啊……”

    萝莉嚎啕大哭起来,但成政就更加疑惑了

    既然是独生女,肯定当成宝贝疙瘩一样供起来,怎么她老爹会不要她呢?

    疑惑归疑惑,这萝莉的哭声实在是让成政忍受不了,他默默地叹了口气,走到对面把萝莉轻轻地揽进怀里:

    “不哭啦好不好,大不了我带你去找你老爸咯……大不了我拔刀指着他,让他一定好好待你,怎么样?”

    成政努力安慰着怀里的泪人,但他不说还好,那萝莉听了他的话反而哭得更厉害了。

    “你打不过他的……呜呜……”

    什么?打不过她老爹?难道她老爹还是万里挑一的剑豪?

    我靠,到底怎么回事嘛!

    成政开始觉得烦了,心里想着再随便说两句把这萝莉打了,直接回比良城去。

    织田信秀嗝屁了,他得通知老爹做好准备。

    但是这萝莉却似乎在他怀里哭得越来越狠,眼泪哗啦啦洇湿了胸口一大片,搞得成政蛋疼不已。

    成政想了想这个萝莉的名字,似乎老板娘刚才是叫她阿国吧。

    “阿国,别哭了。”

    他推了推怀里的幼女,

    “你老爹不要你,你也不用在这种地方混,跟我回去吧。”

    虽然并没有言语,但阿国的小脑袋在成政怀里动了动,他知道她答应了。

    于是成政一把将萝莉抱在怀里,大摇大摆地除了这间“佳丽屋”,身后的黑服(俗称龟工)和侍酒都陪笑送他出门。

    买单?那怎么可能!老板娘明明讲了免单,成政才不会放着这样的便宜不占。

    回到佐佐家的比良城,成政把萝莉扔在自己的房间里,急匆匆地去找老爹佐佐盛政。

    谁知刚迈进最大的那间会客厅,老爹佐佐盛政和大哥佐佐政次就一脸银笑地看着他,那眼神……啧啧啧,就像是男人逛夜店时候的相视一笑。

    “这是哪家的姑娘啊,出落的这么标致,快说快说,你小子怎么得手的!

    大哥政次单刀直入,直指问题的核心。

    “只是在居酒屋认识的朋友罢了,她现在没地方住,所以来我们家蹭几天房。”

    “切……谁信啊。随便认识的朋友,会让你抱在怀里?”

    “算了这事儿跟你说不清楚,我来找老爹有正事要谈的!”

    成政直接无视了政次,面向养父佐佐盛政:

    “父亲,织田大殿下死了!”

    “嗯……我已经去过末森城,不用担心,有平手大人在,一切都不会出差错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

    成政摇了摇头,

    “信行公子会跳出来争夺家督的位置,我们,要做好战斗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