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阿铁(步惊云外传)7
    “缘,你在此处等我。[  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就如十年前一般,步惊云一步步地走向天下第一关。

    雪缘又戴起了面纱,静静地望着步惊云的背影。

    她明白为何他不让她跟去。

    因为他的双手沾染了太多的鲜血,而他,不愿让自己的复仇,再沾污她的双手。

    十年了。

    步惊云十岁时,加入天下会。

    十二岁时,作为出战的前锋屡次出征。

    十三岁时,雄霸正式收他为第二弟子,开始传授他排云掌,步惊云搬入风云阁居住。

    也就是这一年,他亲手砍下了父亲霍步天之弟霍烈的人头,并在半年后,造访灵隐寺,拜会不虚。

    十四岁时,雄霸收聂风为第三弟子,步惊云监视聂风、断浪二人回凌云窟为父立碑,乐山一带爆洪水,步惊云以一己之力抗天,挡住洪峰一炷香的时间,力竭而亡。

    从乐山经过的神姬雪缘看到了他,以奇功移天神诀将其救活,步惊云虽死而复生,却记忆全失,跌跌撞撞来到西湖,开始了新的生活。

    因一双拳头坚硬如铁,力大无穷,所以他有了一个新的名字:阿铁。

    这时,也有一名少年,长着跟阿铁一模一样的脸,来到了西湖之畔。

    后来,这少年有了一个名字:阿黑,只因他气质冰冷,却心如烈火,与之前的步惊云很是类似。

    阿铁、阿黑,还有一个寡妇徐大婶,组建了新的家庭,在村子里定居下来。

    十九岁时,神将封印被解,大神官、小神官来到西湖,欲谋杀步惊云。其后,长生不死之神欲夺阿铁的身体换脑,阿黑为救兄长,被神杀死。

    聂风终于来到西湖寻找步惊云,阿铁、聂风与神血战得生。

    之后阿铁回西湖与雪缘完婚,然而就在完婚的当晚,雪缘往阿铁的酒中放入五枚“忘情”——忘情乃是由神炼制的奇药,服下一颗,便失去一年的记忆。

    阿铁失忆,不哭死神复活,步惊云重返天下会。

    其后,聂风、断浪潜入无双城击杀独孤一方,而步惊云,则是率领过万天下会帮众,作为攻灭无双城的总帅。

    再之后,他与孔慈的奸情事,步惊云掌毙孔慈,与聂风决裂,反出天下会。

    凤溪村一战,秦霜联合风云,仍然铩羽而归。

    雄霸乘胜追击,却不敌风云合璧的摩诃无量,惨败而回,被童皇为的天池杀手逼得自废武功,才得以苟全性命。

    前次步惊云前往天下会,想要击杀雄霸,却为断浪所阻,身负重伤,掉落悬崖。

    他在西湖之畔又度过了数月的平静时光。

    此刻他再赴天山,为的却不止是击杀雄霸。

    过去的步惊云,为仇恨而生。

    但此刻的他,在仇恨之外,有了生存下去的理由。

    是以,此番他前来天山,却是为了能再回到西湖之畔与雪缘过上平静的生活。

    第一关的守卫见是步惊云,吓得腿有些软了。

    他们本该上山报信,但试问此时的天下会,又有谁能快过死神的脚步?

    守卫颤颤巍巍地持刀站在关下,他们当然不想死,但若是不战而逃,被雄帮主知道了还是要死,而且会死得更惨。

    既然如此,倒不如死在死神的剑下,也能有个痛快。

    步惊云甚至连手都没抬起来,只是瞪了守卫一眼。

    接着,他迈开步子,从众人中间走了过去。

    天邪屁颠屁颠地跟上来,一边走一遍叫道:

    “拦路者杀无赦,要想活命的就乖乖站着不要动,就当没看见过。”

    直到两人登上十几级阶梯,几个守卫才反应过来,想要追上去,蓦地听见几声咔咔的脆响,原来是那小和尚踏过的十几级石阶,尽皆印出了他的脚印。

    众人心知不敌,只好作罢,直至两人的身影渐渐远了,才有人交头接耳:

    “多日不见,云少爷的功力似乎又有精进啊!”

    “是啊是啊,只是被他瞪了一眼,我竟然觉得喘不过气来……”

    这些话,被步惊云听的清清楚楚。

    他没想到的是,竟然还会有人称呼他为“云少爷”。

    他们师兄弟三人中,以秦霜入门最早。秦霜虽然武学天赋不高,但为人心思缜密,做事滴水不漏,在天下会帮众中影响最深远,老三聂风为人最善良,天下会帮众里不少都受过他的恩惠,他又体恤下属,是以评价最高,唯独步惊云又无秦霜之八面玲珑,又无聂风之体恤下属,他下辖的飞云堂却聚集了最多的高手,更因他惜字如金,又言出必行,是以名气最大。

    虽然他最先反出天下会,之后又有断浪重新整合,可还是有不少人,暗地里欣赏步惊云,仍旧以“云少爷”或“云堂主”来称呼。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对此刻的步惊云来说,最重要的是雄霸的所在。

    从天下第一关至湖心小筑这长长的路程,竟无一个帮众拦路。

    当然拦路的也有,是断浪钦点的几个太保。

    他们忠于雄霸,更忠于断浪,是以冒着性命危险,也要把步惊云拦下来杀掉。

    然后,他们死了。

    步惊云愈逼近湖心小筑,身后便跟了愈多的人。

    他们都拿着武器,全神贯注,跃跃欲试又心有顾忌,不敢上前。

    就这样,步惊云堂堂正正、一步步走到了雄霸的面前。

    “果然是你这孽徒!”

    雄霸虽已武功尽失,但气势不减,坐在一张龙椅上,瞪视着步惊云。

    步惊云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他每走一步,众人的心里就沉重一分,雄霸的心里也愈寒冷彻骨。

    难道,他一世英雄,竟要殒命此地?

    走到雄霸身前三丈时,步惊云终于停了下来。

    “你可知道,我为何执着于杀你?”

    步惊云竟然开了口!

    他并不似以往杀人那般手起刀落,他竟然问起了雄霸。

    莫非,他要让雄霸,死个明白?

    莫非,他要赐予雄霸,一个审判?

    “那贱人是你亲手掌毙,你既然欲杀老夫,又可曾想过你自己?”

    雄霸质问。

    不得不说,雄霸的质问是有道理的,可是,雄霸显然想不到。

    步惊云与他之间的仇恨,远不止这么简单。

    “曾经有个人叫做蝙蝠。”

    雄霸愕然。

    蝙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