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啸战国 > 阿铁(步惊云外传)4
    是夜,阿铁又是只睡了两个时辰便醒来。他心里记挂那个不愿睡在房中的小和尚,便蹑手蹑脚地起来,披了短衫出门。

    只见小和尚面南危坐,身前横着一根棍子,足有丈余。

    阿铁不想惊扰了雪缘,便缓步走到小和尚面前,这才现小和尚面色沉静,眼睛却是闭上的。

    莫非……他在睡觉?

    “小师父?”

    天邪似乎睡得极浅,阿铁只轻轻唤了一声,他便睁开了大大的眼睛。

    “阿铁大哥有事?”

    “雪缘已经睡了,小师父不妨也进屋歇息。”

    “不了,我就在此间。”

    天邪轻飘飘地拒绝了,阿铁也不再说,就在天邪身旁坐了下来。

    沉默。

    令人压抑的沉默。

    彼时的步惊云绝不会因为沉默而感到尴尬,但此时的阿铁,却是欲言又止,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该不该说。

    “长夜漫漫,不如我讲个故事给阿铁大哥听?”

    天邪似乎洞见阿铁的尴尬,打破了沉默。

    阿铁并未多言,点了点头。

    “廿多年前,有一个唤作步渊亭的一流铸剑师。有一天,步渊亭要寻一块天外陨铁,好打造一柄上佳的宝剑,因此他抛下已经怀有身孕的妻子,独身前往漠北寻找。但好铁又岂是这么容易找的,直至步渊亭的妻子分娩,产下一个儿子,步渊亭都没有回来。后来,那孤儿寡母终于等到了步渊亭,但步渊亭去的是一个人,回来的只是一具尸。”

    “他死了?这人真是心狠……”

    阿铁不知天邪为何要讲这么奇怪的故事,但步渊亭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步渊亭虽死,那孤儿寡母却要继续生活。那年轻的寡妇唤作玉浓,她在安葬了丈夫的遗骸之后,便带着五岁的儿子改嫁到了霍家庄,成为了庄主霍步天的后妻。但是好景不长,玉浓再嫁之后不过数年光阴,便香消玉殒,不治身亡。她的儿子,又孤零零的了。

    “幸而庄主霍步天乃是个大大的好人,他并不因为那孩子不是亲生,便冷眼旁观,他反而对那孩子倍加关爱,更将家传的霍家剑法悉数相传,大有将其作为下一代继承人培养的意思。

    “按理说,那孩子此后大可继承霍步天的衣钵,成为一方侠士。但此时恰逢天下会扩展势力,雄霸手下杀手蝙蝠、赤鼠劝降霍步天不成,便将霍家庄满门屠杀殆尽。唯有那个步渊亭的遗腹子,因为外出晚归,逃过一劫。”

    听到这里,阿铁已经忍不住地浑身颤抖。

    玉浓!霍步天!

    这两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人提起。

    这两个本该被世人遗忘的名字,却又被天邪提起,当做一个故事,讲给眼前的阿铁。

    “如若那孤儿只是个寻常孤儿,可能就要流落街头,像同龄的乞儿一样,为每日的一餐愁,顶着北风瑟瑟抖。”

    说到这里,天邪叹了口气。

    “但那孤儿的命运,注定不会平凡!

    “他矢志复仇,便投效了自己的仇人——天下会帮主雄霸,并在三年后,成为了雄霸的第二弟子,其后,更是掌管飞云堂,作为雄霸最得力的臂膀南征北战。他接近雄霸,只为学得一身武功,伺机复仇。但人算不如天算,南麟剑断帅之子断浪横空出世,挫败了他的复仇计划,又将他打成重伤,击落悬崖。

    “从此以后,那孤儿杳无音讯,世人都以为他死了。

    “而他的名字,叫做……步!惊!云!”

    步惊云!

    阿铁心头巨震!

    难道,他就是步惊云?

    他苏醒之后的这些日子,总觉得还有些事没做,难道就是复仇?

    他之所以对天下会帮众见怪不怪,难道就以为他自己,也曾经是其中的一份子?

    他不希望这些是事实,但他从天邪的眼中现,他就是天邪所言的步惊云!

    “若我真的是步惊云,又该怎么办?”

    阿铁有些犹豫了。

    “可是你不是步惊云啊,你是阿铁。”

    天邪伸了个懒腰。

    一语惊醒梦中人!

    他已不是步惊云,他是阿铁!

    那个仇深似海,恨天不公的步惊云已经不在了,他是阿铁。

    他是那个长在西湖边上,淳朴的村民阿铁。

    他是那个已经成亲,家有娇妻的阿铁。

    阿铁笑了。

    “小师父,多谢了!”

    “客气什么,叫我天邪就是。”

    天邪终究是担忧天下会的人会再寻过来,便问阿铁近日有没有看到天下会的帮众。阿铁将昨日所闻所见,据实相告。

    “那个大胖子,其实是天下会十三太保之一的徐宏。据说他力大无穷,武艺过人,我倒是想会一会呢!”

    阿铁有些奇怪,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和尚,不仅好酒好肉,还喜欢打架。

    两人又随便聊了些什么,不知不觉间,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我先去准备早餐。”

    阿铁估摸着雪缘醒来的时间,起身笑道。

    天邪仍是正襟危坐,宝相庄严。

    “记得多准备一点,小弟我的饭量是常人的三倍。”

    阿铁莞尔一笑。

    日头初升,雪缘慵懒地起床了。

    其实她对每晚阿铁的不眠不休,都一清二楚。

    她亦是身负移天神诀的功力,若要像阿铁那样每晚只睡二个时辰,也是可以的。

    但阿铁却希望她每日能多睡一会儿,阿铁希望看到她早晨起床时慵懒的笑。

    于是她便这么做,每日都睡到日头升起,方才醒来。

    吃饭的时候,雪缘看到天邪吃了整整三人分量的粥和咸菜,不由惊为天人。

    阿铁正要出门打柴,却被天邪止住。

    “天下会已经收拾了柳家庄,这附近又无多少门派,可能很快就要过来了。阿铁大哥你这几日都不要出门。”

    果然,正午未至,三人便看到了一队青壮汉子,为的,正是前日屠杀柳家庄的胖子。

    “两位屋中稍待,且让小弟解决来敌。”

    天邪起身,脚尖一勾长棍,单手拄着,立在了阿铁家的小院前,宽大的僧袍无风自动,金色的阳光洒在天邪的身上,便恍如一尊金身罗汉。

    天下会众人来到这湖边孤零零的院子前,又是徐宏上前喝问道:

    “此处可是有人唤作阿铁?”

    “不错。”

    “识相的快让开!老子是天下会少帮主断浪钦点的十三太保之一,徐宏是也!”

    徐宏看出眼前这个小和尚有些门道,先把自家的名号报出来,想着对方若是小门小派的,畏惧天下会的威势,极有可能不战退走。

    天邪岿然不动。

    “贫僧天邪。”

    他顿了顿。

    “要上就快上,我还赶时间。”

    天下会众人温言大怒,徐宏提起两个大锤,第一个冲了上来。

    阿铁在屋中见天下会来了这么多人,以为天邪有危险,抓起柴刀就冲了出去。

    “相公……无需担心,他们不是小和尚的对手。”

    雪缘亦跟了出来,却是拉住阿铁持刀的手,生怕他为天下会帮众所伤。

    阿铁将信将疑,蓄势待。

    “庶子受死!”

    徐宏高高跃起,左手大锤如大山般砸向天邪。

    砰地一声闷响,天邪已用长棍顶住了徐宏的左手锤。长棍甫受巨力,棍尾深深插入泥土之中,嗡嗡颤抖。

    徐宏嘴角咧起冷笑,右手锤接连砸下,间不容!

    原来这正是徐宏的拿手武技——双铁闪!

    他天生膂力过人,习用双锤。与人搏战时,借助空中下落之势砸出双锤,常人根本难以抵挡。而徐宏这一式双铁闪的精妙之处更在于——两锤先后而至,常人抵挡他的左手锤已经非常吃力,就当着对手兵器被他压制时砸下右手锤,势不可当!

    徐宏的左手锤只百八十斤,但他的右手锤,却足足三百六十斤!

    一时间,天下会的帮众都停下脚步等热闹看,就连雪缘,也不禁为天邪担忧。

    天邪的长棍急切之间难以抽出,难道他要以血肉之躯去抵挡三百六十斤的大锤?

    不错!

    天邪正是用血肉之躯挡住了徐宏的大锤!

    他仍是右手握棍,左掌轻飘飘地抬起来,竟然接住了徐宏的右手锤。

    徐宏以千斤之势猛攻而来,却在天邪的手掌前再难存进!他体内气血翻腾,立刻就明白了眼前这个小和尚绝非庸手。

    徐宏粗中有细,反应敏捷,可他的反应度,比不上天邪的右腿快。

    又是嘭的一声闷响,天邪的右脚踹在徐宏胸前,竟将他硕大的身躯直接踹飞出去!

    徐宏被这一记重击踢得狂喷鲜血,四肢软绵绵地再无力道,两只大锤亦是拿不住撒手!

    趁你病要你命!

    天邪这才迅雷般挥起长棍,往飞起的徐宏身上一砸。

    众人只听到咔咔骨碎的声响,徐宏再次狂喷鲜血!

    轰地一声,徐宏硕大的身体在地上砸出一个坑来。他原本厚实的胸膛塌陷下去,有出气没进气,死不瞑目。

    须臾之后,嘭嘭两声,徐宏的两个铁锤这才先后落地。

    众人惊骇莫名。

    天邪灰色的僧袍已经被徐宏的鲜血溅了满身,但他仍是单手拄着丈余长的木棍,宽大的僧袍无风自动。

    立在阿铁家的小院与天下会众人之间,金色的阳光洒到天邪的身上,便犹如一个金身罗汉。

    一个染血的金身罗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