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启气道:“我与你说多少次了?外出在外要穿鞋,你听不懂我的话?”

    刘小妹气道:“我都说很多次啦,你不要管我。”

    刘启平静的说道:“我是你哥,我不管你谁管你?”

    刘小妹怒气冲冲的看着祁宏,道:“死猴子,你看什么,还不过来帮我?”

    祁宏一怔,喊道:“你快松开,不然我出手了阿。”

    上官泓元看着众人,道:“你们随我来,说说此地如何了。”

    孟常等人一怔,纷纷跟随上官泓元离开此地。祁宏自然也被众人拉跑,刘启强制性的帮刘小妹穿上鞋,刘小妹如何能挣扎过刘启?最终,被刘启的逼迫下,不情愿的穿上鞋子。上官泓元的到来,不论是家族修士还是三派弟子,众人全都看见了,但众人不敢上去打招呼,玉清境界之人,可不是众人敢窥视的,众人只能乞求上官泓元到时别抢跑宝物。

    此时,就在刘启询问刘小妹等人情况之时,巨树之上却发生奇怪的事情。巨树之颠,树枝茂密,烈日完全被遮挡在,但不知为何,一大片黑色的云海飘然而来,云海之中,电闪雷鸣,灼热的阳光完全被掩盖住。

    巨树之上如此,下面之人如何不知道?众人纷纷奇怪的看向高空之中,不知道为何,暴雨才停,巨树之上又再次飘来乌云。家族修士纷纷走出帐篷看向苍穹,东宫昕吟等人也走了出来,但其眼神却依旧笑吟吟的。“九幽谷”来人最少,三人而已,三人皆看向苍穹之中。了善为主的“梵音宗”众人同样如此,纷纷疑惑的看向苍穹。

    “清心宗”众人,原本众人正在与上官泓元讲述“雷泽”之事,哪知苍穹之下会飘来乌云?乌云之中的电闪雷鸣,众人也纷纷感受到,众人停下讲述,纷纷走出帐篷,仰望着苍穹。此时不光是众人如此,就连刘启、妍瑶、水铃儿同样如此,几人纷纷看向苍穹。

    此时苍穹之下的树干,茂密的的树枝之中,树干中心慢慢的分裂开来,中心处只分裂开一尺的距离而已,但奇怪的事情在此发生,裂痕之中,却传出了呼噜声,呼噜声完全被雷声掩盖,让下面众人听不见。

    “轰隆隆”一声,雷声久久不散,“喀嚓”一声,在乌云之中闪烁的闪电,终于劈落下来。粗壮的闪电,完全劈落在“雷泽”之中,湖水瞬间发生爆炸,昏暗的苍穹,让众人看不见七彩拱桥,但水花四溅,却惊醒雷泽边缘的众人。一道闪电劈落,随后就不曾停止,一道接一道的闪电穿越过茂密的树枝,全部劈落在“雷泽”之中,众人纷纷向后躲避,不敢在“雷泽”边缘等待。

    此时,刘启也拉着小妹等人往后退去。众人之中,谁都没有发现树干上的呼噜声,只有水铃儿、小白、小雪发现了。水铃儿边退边看向苍穹,上面散发出来的妖气隐瞒不住水铃儿,水铃儿虽然没有颤抖,但依旧可以感觉得到。

    几人停顿下来,刘小妹眨着眼睛问道:“哥,怎么了。”

    水铃儿面容严肃的说道:“把她们送到你师傅那去。”

    刘启一怔,道:“去,你们都去师傅那去,不准出来。”

    刘小妹哦了一声,带着略带担忧的左丘水、紫蓝跑了出去。

    刘启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水铃儿轻声说道:“洪荒遗兽!”

    刘启与妍瑶同时一怔,看着劈落的闪电,俩人不知道如何言语,“雷泽”边缘,除了闪电、雷鸣,没有其它的声音,众人都静静的等待,等待着机缘到来。~

    此时的“雷泽”暴雨随着闪电飘然而下。倾洒的暴雨,呼啸的狂风,粗大的闪电,天地五行肆意的破坏“雷泽”,周围密密麻麻的帐篷皆在此坚强的忍受着,有人控制着帐篷,有人观察着巨树,所有人都鸦雀无声。

    刘启、妍瑶、水铃儿没有帐篷,三人身上都出现一层光罩,昏暗的苍穹下,三人格外的耀眼。小白站在刘启的身边,呲牙咧嘴的看着巨树之颠。小雪同样如此,两个长牙都已经暴露出来,两个眼睛逐渐的变为血红色,也紧紧的盯着巨树之上。

    刘启皱着眉头,道:“为何突然变得如此?就因为树中有洪荒遗兽?如此妖兽,我们看见了许多,哪知也没有这样的。”

    水铃儿摇了摇头,道:“此只洪荒遗兽与以前不同,可能会厉害许多。”

    刘启皱眉问道:“那我去看看,如何?”

    妍瑶清秀的脸庞看着刘启,虽毫无表情,但却透露着关心,道:“不行,你若要去,我与你去。”

    刘启一怔,苦笑着摇头,道:“算了,在此等着吧。”

    水铃儿嫣然一笑,道:“你把奔雷神剑仍出去,让它吸收下雷电。”

    暴雨之下,妍瑶平静的点了点头,随后把“奔雷神剑”取了出来,呼啸的狂风,狂暴的雷电,妍瑶一身素装却难掩脱俗的脸庞。忽然间,软弱无骨小手突然松开长剑,长剑犹如一道流星一般,带着一道金蓝色的尾痕就冲了出去。

    远处躲避风雨的众人,此时都面露出疑惑的表情,显然是不知道妍瑶要干什么。忽然间,众人吃惊的睁大了双眼,就连远处一直笑吟吟的东宫昕吟也是如此。此时的长剑飘荡在“雷泽”上方,长剑自己散发着金蓝色的光芒,耀眼的光芒在昏暗的苍穹下格外的醒目。此时,苍穹下呼啸的闪电犹如被吸引了一样,一道道闪电皆劈落在“奔雷神剑”上,长剑好像十分的兴奋,嗡嗡的声音不断的传出。

    如此一下,所有人的眼光皆被吸引过去,就连上官泓元也一样,刘小妹三女早已吓傻,她们何时见过如此肆虐的雷电?全部都在呆呆的看着远处出神。董云儿三人皆在远处,也略带羡慕的看向妍瑶,如此宝物,何人不想要?但众人没有此机缘,只能自己叹息。

    刘启皱着眉头看着远处的长剑,道:“如此下去,没有事情么?”

    水铃儿嫣然一笑,不负责任的说道:“如此事情,我岂会知道?”

    刘启一怔,气道:“那你还让妍瑶把长剑送去?你不知道奔雷神剑的珍贵?”

    妍瑶自从长剑扔出去以后,就一直闭着双眼。妍瑶早已与“奔雷神剑”魂祭,此时能感觉到长剑的兴奋。忽然间,妍瑶睁开双眼,阻止罗嗦的刘启,道:“剑很兴奋,依旧再吸收着雷电。”

    水铃儿嫣然一笑,道:“看见了吧?你总爱大惊小怪的。”开始之时,水铃儿也有些嘀咕,但妍瑶都说无事了,自然要理直气壮些了。

    周围之人好像呆傻了一般,长剑吸收雷电,众人如何不惊?天地五行,雷电最为神秘,最难以控制,上古至今,只有“清心宗”才能控制雷电,但也只限于引来雷电。但此时,刘启与妍瑶接连的超越前人,刘启以雷电改变法术,妍瑶又有“奔雷神剑”,众人如何不惊?道斋早已震惊,罗泓文等人的吃惊程度比道斋还高,毕竟众人一生修炼,对于修炼也比道斋懂得多。如此原因,才是罗泓文让位于刘启的原因。

    忽然间,长剑发出有如孩童一样的叫声,长剑不断的左右摇摆,好像要挣扎出来一样。此时,苍穹下的乌云,闪电依旧不曾停止,但地面之上狂风更大,参天巨树依旧竖立在此,风雨雷电下,依旧静静的竖立着。

    刘启一怔,略带焦急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要坏?赶快收回来吧。”

    妍瑶清秀的脸庞皱起眉头,道:“没有。”

    妍瑶说完之后,一道金蓝色的光芒就向妍瑶飞来。刘启一怔,感觉“奔雷神剑”的速度好像快了几分,疑惑的看向妍瑶手中的长剑。此时,妍瑶把神剑拿在手中,一双美眸毫无波澜,静静的看着手中的长剑。长剑与往常无异,但长剑上的雷纹却多了几分,剑上的奔雷二字也更加明显。

    众人看着长剑吸收了半个时辰,此时长剑返回妍瑶手中,众人皆露出贪婪的表情。如此神剑,谁人不想拥有?但众人却没有被贪婪蒙蔽心神,水铃儿在此,何人敢乱动?更何况刘启的师傅上官泓元也在此。上官泓元来此没有打杀刘启,谁人知道刘启是否真被逐出山门了?

    东宫昕吟好像对何事都不在意一样,依旧笑吟吟的看着刘启与妍瑶。

    祁宏站在上官泓元身边,羡慕的说道:“此剑本该我取到,没想到却便宜他们了。”

    刘小妹一直站在上官泓元的身边,此时听见祁宏如此言语,立即生气的说道:“你要抢夺我嫂嫂的法宝!”

    祁宏尴尬的笑了笑,此时居然忘了小妹在此,一脸讨好的笑容,道:“本座风流倜傥,岂会做如此不堪之事?”

    上官泓元咳嗽一声,道:“知道你是首座?”

    祁宏一怔,道:“当然,我乃半月峰有始以来,最英俊多才的首座。”

    上官泓元喝道:“闭嘴!”

    祁宏一哆嗦,疑惑的看着上官泓元。

    上官泓元毫无表情的说道:“此地修士何止千人?其余三派精英皆在此,你露出如此不堪的表情,让我清心宗颜面何存?”

    彭飞羽此时毫无表情,不算英俊的脸庞也有几分威严的神色,四人以前无事,练的就是表情,此时正好派上用途。

    子书书低笑一声,道:“别装了,没有人看你的。”

    彭飞羽威严的脸庞立即垮了下来,道:“那你为何不早说?”

    房水酉一翻白眼,满嘴的酒气说道:“你自己不会看阿。”

    上官泓元看了几人一眼,道:“别废话了,雷电停止之后,你们与我一同上去。”

    众人皆不言语,纷纷看向远处的“雷泽”。众人在商议,“梵音宗”如何不商量?了善等人同样如此,准备雷电之后,前去上方观看一翻。“合欢谷”的事情皆是东宫昕吟做主,无人会插嘴此等事情,东宫昕吟动,众人动,东宫昕吟等待,众人等待。“九幽谷”共有三人,东方昱天不爱言语,南宫与董云儿俩人还有何商量?也准备雷电结束之后,三人共同上去观看。

    水铃儿此时也有些焦急,但却没有表现出来。“奔雷神剑”的珍贵,水铃儿如何不知道?刚才只是偶然想起来长剑吸电,想也没有想的就让妍瑶把剑扔出去,此时也担忧起来。

    妍瑶依旧是一脸的平静,道:“剑没事。”

    水铃儿再次放下心来,嫣然一笑,道:“可有异变?”

    妍瑶摇了摇头,道:“好像安稳了许多。”

    刘启瞪了一眼水铃儿后,道:“那收起来吧。”刘启停顿一下,看着肆虐的雷电,道:“也不知道如此情况会持续多久,我们是否找处地方居住下来?”

    此时,远处的董云儿在帐篷前对着刘启招了招手,刘启一怔,看了一眼妍瑶后,才往董云儿身边走去。

    董云儿看着刘启,道:“怎么?不能与女人说话了?”

    刘启脸色一红,但声音依旧平稳,道:“何事,说吧?”

    南宫撇了撇嘴,道:“我们帐篷内还有一个帐篷,你拿去用吧。”南宫停顿一下,道:“你别误会哦,只是你教云儿姐法术,我们才给你帐篷的。”

    刘启一怔,自己就往帐篷内走去,边走边嘀咕道:“一个法术就换一个帐篷?如此我去其余三派,岂不是都能学到法术了?”

    南宫狠狠的瞪了一眼刘启,董云儿却笑而不语,俩人看着刘启自己拿着帐篷往外走去,不知道再想些什么。不多时,一个帐篷就已经落好,刘启与妍瑶、水铃儿皆在帐篷口处看着巨树,小雪与小白早已在厚厚的毛皮上撕打起来,丝毫不关心身外之事。九条小龙却没有小白、小雪那么好的兴致,早已在毛皮上熟睡起来。

    此时,刘小妹三女跑了过来,三女一路小跑,衣服都已经湿透,但三女依旧带着笑容。对于小妹与左丘水而言,刘启与妍瑶是唯一的亲人,紫蓝也是把妍瑶当成姐姐一样,三女自然更愿意与二人在一起。刘小妹如何会管祁宏?祁宏哪有哥哥与嫂嫂重要?

    刘启看着赤脚的小妹,道:“出来没拿衣服?衣服湿了该有病了。”

    刘小妹自己擦了擦清秀的脸庞,笑着摇头说道:“谁知道会碰见这种鬼天气?哥,上官爷爷不告诉我,你告诉我,这为什么会这样阿?”

    刘启摇了摇头,道:“天地万物,岂是我等可以窥视的?此地如此,必然会有异样,只是不知道是福是祸而已。”

    刘小妹哦了一声,道:“婆婆,你好像变了。”

    水铃儿一怔,道:“哪变了?”

    刘小妹一双单凤眼仔细的看着水铃儿,可看了片刻,只感觉水铃儿变了,却看不出那里改变,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