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神信仰 > 第二章:敲竹杠
    络腮胡子话还没说完,打开的钱袋子忽然蹿起一大团白色火苗,旋即便如跗骨之蛆一般,缠到络腮胡子身上,任凭他如何挣扎,白色火焰就是不灭,反而越烧越旺,直到将络腮胡子烧成惨不忍睹的尸体。

    看得蒙小东一张脸直抽抽,赶紧捂住口鼻急速后退,倒不是可怜络腮胡子的痛苦,也不是恶心被烧成尸体的惨状。

    实在是被这套通杀的防盗措施给雷到了。

    真不知道银行的头头是怎么想的,居然把白磷涂在钱上,利用白磷自然且不易熄灭的原理是防盗了,但问题是白磷燃烧是有毒的。

    这也就算了,自己的钱也跟着烧是几个意思?宁可玉碎不可瓦全?

    蒙小东终于明白亘古大陆为什么这么压抑了,有这样的变#态防盗,不压抑才怪呢!

    “用白磷烧钱,想出这办法的人也不怕日后遭报应,居然还敢叫神火。我呸……叫屁火差不多!”退出老远,还是能闻到难闻的气味儿,蒙小东实在忍不住,大声骂出声。

    “少年人,请慎言,刚才的话要是被监视大人听到了可就不好了!”正准备跟想出这馊主意之人的十八代女性祖先发生些精神上超友谊行为的蒙小东,耳畔忽然传来低沉的话音。

    蒙小东下意识的回头,发现不知何时身后站着一个矮壮的中年人,蒙小东登时就戒备起来,可当他准备调动刚才所使用的力量时,却猛然发现,之前龙精虎猛的雄浑力道,此刻早已十不存一,并隐隐有种脱力感。

    好在此刻另一股有别于之前力道的力量灌入其身,显然是探查到白磷燃烧所致,令蒙小东慌张的心略微有些平复。

    同时也有些明悟,似乎科学理论所产生的力量并不能被身体完全吸收,想要完全发挥出来需要自身极深的理解和感悟。

    也就是说理解越深,感悟越多,力量吸收的越多,续存身体的量也就越多。

    至于蒙小东为什么明白黑火药的配比还只是留存这么一点点力量,其实道理很简单,顺着黑火药这颗科技树向上,实在是枝繁叶茂,想要全部点亮,真不是一时半刻能完成的。

    也正因为如此,蒙小东终于明白那些成就神阶的人有多么的不容易了,点亮整个科技树呀,是人能办得到嘛?更何况他们点亮的办法是靠着所谓信仰去冥思苦想,过程想想都蛋疼。

    蒙小东心里翻江倒海,可面上却不露分毫,戒备的姿态却丝毫未变,眼前的中年人能悄无声息的站在他背后而不自知,显然不是一般人。

    “别误会,少年人,我没有恶意,只是代表四方银行向您表示诚挚的谢意,可既便如此还是请您慎言……”矮壮中年人肥嘟嘟的脸,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见蒙小东全身戒备,立即巴拉巴拉的解释了一大堆。

    听到最后蒙小东终于明白,原来眼前这位矮壮中年人名叫玄素,是四方城神邸银行刑罚司的成员,其职位相当于地球金融公司的打手,在保护银行不受侵犯的同时,兼任暴力讨债的业务。

    此次来到戈德镇,是因为接到戈德镇分行的求救,只是没想到他刚赶到,里面的悍匪就被眼前的少年三下五除二的给解决了。

    其过程简单利落的,让他这个即将迈入神侍境界的高级信徒都不免暗暗心惊,要知道悍匪手里拿的可是枪,连神侍都无法抵御的枪!

    只不过心惊归心惊,想让他这个银行刑罚司骨干如此郑重对待也不可能,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刚才蒙小东对沾染白磷神币的处置和态度。

    要知道那可是他们监视大人,费劲千辛万苦才悟出的控物规则,并将其应用到神币的防盗上,使用至今除了那位监视大人外,无人能够破解。

    可眼前的少年,不但明白其中的利害,看样子似乎对其异常了解。

    如果说打败几个劫匪是心惊的话,那蒙小东对监视大人防盗措施的态度就让玄素震惊了。

    所以一见面,玄素便拿出十足的谦卑态度,直看得蒙小东是一愣一愣的。

    心说哥们儿如今体内的力量还不如你,用得着这般敬仰我嘛……不过这种感觉还真是……爽呀!

    “几个小毛贼而已,举手之劳,举手之劳!至于名字嘛,不过是个代号而已,不说也罢,哦,对了,你们监视大人是什么神阶?”蒙小东毫不谦虚的摆了摆手,刻意挺拔的腰板儿,尽显高手风范,但该留的心眼儿还是要留的,逼可以装,但老底……是不能交嘀!

    然而蒙小东的举动落非但没让玄素反感,反而更加恭敬了,没办法因为他实在是看不懂蒙小东的底细,既然看不懂那便是神秘,既然神秘就需谨慎应对,总之在强者为尊的亘古大陆上,万事小心方才是弱者生存的不二法门。

    “监视大人神力高强,如今已经是神伺了,所以正如刚才我所说的,还请您慎言,至于帮我们铲除悍匪,会另有答谢,所以……”

    “既然如此,那就算我刚才的话没说,什么报答不报答的,真是见外,要是真过意不去,那就先拿个十万八万神币过来吧,你也看见了,我帮你们挽回多大损失?少说也有百十来万,要你个十万八万不过分……额……你这是什么意思?觉得多?肉疼?不会吧,你们是开银行的,那么多钱一把火说烧就烧,难道还在乎这点儿小钱?”

    一听监视是神伺,蒙小东也不敢继续较真了,赶紧岔开话题,不过看着玄素一脸惊愕的模样,蒙小东可没有半点不好意思,是你先说要答谢的,要你点儿钱已经相当客气了,要不是这个月眼看要断粮,眼前的戈德分行都未必满足他蒙小东的胃口。

    所以他对玄素一副死了亲爹的表情很是不满,自己已经很给面子了好不好,有必要根铁公鸡似的哭丧着脸吗?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玄素赶紧否认,但那一脸吃苍蝇的表情还是要多别扭有多别扭:“看您刚才的表现和感悟的能力,怎么说也已经是神侍了,谈钱是不是……要不您换……”

    “不换,就十万神币,我这人一项行得正,走得直,一口吐沫一个钉,就算你们监视大人亲临,我也是如此,说十万就是十万,多一分我不要,但少一分也不行。”

    都被误认为神侍了,那就拿出神侍的派头,反正眼前的玄素不知道自己的底细,能敲竹杠为什么不敲?

    “这个……好吧,就十万神币,可是现在您也看到了,这里的神币已经……所以还请大人您容我三天时间!”

    “没问题,三天后我亲自来取!”蒙小东很豪迈的大手一挥,家里的泡菜疙瘩还能吃五天,三天简直小儿科。

    只不过玄素的表情怎么有种如释重负的窃喜?难道自己要价少了,是了,一定是了,早知如此就要一百万了。可此刻想要改口也晚了,真后悔刚才把话说那么满,要是改口的话这脸就得被自己抽肿,这教训很深刻,切记,切记!

    玄素可不知道蒙小东正为自己脸皮薄而检讨,很干脆利落的拿出一块刻有神邸字样的腰牌递给蒙小东:“我还不知道大人姓名,所以大人就先拿着这块腰牌,权当我们交易的信物。”

    “不愧是四方城内唯一说一不二的大银行,做事就是讲究!”蒙小东拿过腰牌左右看了看,便毫不客气的往身上的口袋里一塞,旋即毫不在意的一转身,伸手空中对着玄素懒散的摆了摆:“我还有事,咱们三天后见!”

    看着蒙小东转眼消失的背影,玄素长长的舒了口气,旋即目光闪烁的喃喃道:“没见过如此要钱不要脸的,可真是……”

    摇了摇头,便闭上双眼,片刻一道无声的意念从后脑旋转着朝四方城急速掠去:“戈德镇有不明神侍,请彻查!”

    蒙小东可不知道玄素已经对他起了疑心,乐呵呵的回到了自己的居所,一间不到三十平米的出租屋。

    是身体原主人那位不负责任的老爹租下的,通过不多的记忆,蒙小东知道他那位便宜老爹时不时会通过寄信和打钱,来刷所剩不多的存在感。

    但也仅限于此了,别说是现如今的蒙小东,就是身体那位死宅原主人也早就无感了,信只会写一句祝你与神同在;打钱更是少得可怜的500块,而且还是不定时的,如此聊胜于无的爹,任谁能有感?

    不过那位原主人尽管不待见那位亲老子,可内心深处还是多少有些牵挂,毕竟那位便宜老爹也是有梦想的,为了那个虚无缥缈的成神大梦,誓言踏遍整个亘古大陆也要梦想成真。

    如此做派在地球上绝对是分分钟送进精神病院的货,可在幅员辽阔的亘古大陆上,却是一群受人敬仰的存在,因为他们是求道者。

    一群只为追求纯粹的神道而孜孜以求的苦修之人。

    可在蒙小东眼里,那就是群自私到极端的精神病。

    尽管这样概括会把那位便宜老爹也给包进去,可一个连儿子都不管不顾的人,蒙小东觉得只说一句精神病,真的是太大度了。

    好在蒙小东在地球上就养成了自力更生的良好品质,所以也不在乎老爹的不管不顾,反到觉得这样更自由,所以也就没在乎这些身外事,回到房间里直接跳到床上,舒坦得只想哼哼。

    没办法实在是身体肌肉酸胀得要命,好吧,死宅的身体得到两股力量的灌输还能撑到现在,也算个奇迹了。

    “咚咚~~~”

    仰面躺在床上,正神游物外的蒙小东,正准备抛开烦心事,畅游一番三天后作用10万神币后醉生梦死的生活时,房门便被毫不客气的敲响,旋即一声势利到尖利的声音,高着八度就传到了屋内:“屋里的死鬼,就赶紧把这个月的房租给交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