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道进化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深夜定计
第二天,江寒他们也到了这里。

来之前江寒于这里的事情就听说了,没想到轩辕长源居然这么狠,明明是他要想灭了血手,然后好死无对证,最后把这锅甩给了江寒,真是太气人了。

而江寒也听说,这次楚武学院带队的有冷眉的张成海等人。

“没想到张成海也来了,他可不是什么善类,冷眉他们不会吃亏吧。”

江寒担心着他们,现在江寒的心性还没有完全泯灭,不然也不会关心起他们几人。

江寒和冯志国等人说:“队长你们等我一下,我过去和那这楚武学院的人打声招呼,毕竟这次是他们挑的头,咱们过去也是个礼节。”

冯志国也没有多想,说:“好那你快去快回。”

毕竟现在还没有开始战斗,冯志国于名利方面没有什么追求,只求着这次能完成好任务就是,不然凭他冯志国的能力,居然没有登上排名系统。

每个联盟都有各自的排名系统,比如后面江寒将要登上屠盟的排行系统。

是的,江寒后面有一段时间,还是在要呆在屠盟的,因为天大地大,后面江寒除了屠盟,真的没有哪里是他的容身之地,这一切早就在楚文杰的算计之中,而江寒与楚文杰之间,也是必有一战,但这些都是后话了。

江寒到了他们近前,开始为了掩人耳目,还是以西极使者的身份跟他们说话,说着说着,突然压低了声音:“我是江寒。”

“你是江……”

风颜玉又是一声惊呼。

江寒听完马上大声说:“这将来怎么样谁能说得清呢,但是眼下这样肯定不是办法,我看强攻不宜啊。是不是冯队长,来来来我来介绍一下吧,这边是我们两家联盟的组成队伍的队长,这位就是此次牵头行动的楚武那边的冷队长了,大家认识一下。”

江寒怕风颜玉的一声惊呼,引起张成海的注意,所以故意岔开了话题。

风颜玉也是觉得刚才她太过于激动,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江寒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但是也不能在问下去,只好不在作声。

到是冷眉一下子明白了江寒的意思,在按江寒的意思,与冯志国他们见面后,借个机会跟江寒说:“江寒,晚些时候你过来找我吧。咱们商量一下。”

江寒点头之下,却故意又是高声说:“是啊,是得好好研究一下对策,所以我和冷队长的意思是一样的,就是暂时在这里驻扎下来,毕竟这里面机关重重,为了尽量减少损失,还是缓缓在说。”

张成海当然不同意缓缓在说,虽然他给冷眉几人服得是慢性药,但是在慢也有个发作期,不可能太慢,所以如果拖下去,不可能编出一个突然病死的理由吧,只有打了起来,才能把真正的死因掩盖了。

所以张成海直接跳出来反对。

“这位先生,这话不是这样的说的,虽然强攻是有困难,却不能攻啊,至少我们楚武学院牵了这头,就应该义无反顾,所以不可以强攻,但是佯攻总是要的,这样至少可以牵制敌人,不知道大家觉得呢。”

张成海的话,居然让人没有反驳的理由,冷眉当然知道他安得什么心,但是也没有办法,所以冷眉只好说:“强攻也好,不攻也好,或者佯攻也好,现在大家各执一词,我想还是等明天大家一起研究决定到,张大人我想我们不差这一天吧。”

对于这个说辞,张成海没有反驳的理由,心想反正一天的时间,我也等得起,所以当即说:“冷队长说得也有道理,那就明天只要到来的人,就大家一起商量一下吧,但是俗话说得好,家有千口主上一人,如今队伍多了,总要有一个做为行动指挥,张某不才,既然事情是我们这边牵头,所以就自荐当这个行动指挥,不知道大家没有意见?”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张成海主动提出要当总指挥,就算有人有意见,他好意思说,别人都不好意思驳他。

“既然没有意见,那么就谢谢大家抬爱了,所以已经到达的队伍,明天别忘记准时过来商量,商量好以后,就可以彻底打击这万恶的血手组织了,我们正道之人,已经忍他们很久了不是么?”

后面张成海说得这话,那叫一个慷慨激扬。真是守什么人学什么人,这套伪君子的本身,真有几分尽得轩辕长源真传的意思。

凌晨时分,一切都已经睡去,江寒过来找冷眉。

只有这个时候才没人察觉。

“你们两个去休息吧,后半夜换我们来守。”

冷眉以守夜为由,开始和江寒进行了碰头,这并没有引起张成海的怀疑,毕竟只是正常的守夜换班而已,他甚至都没有听换班的是谁。反正他现在获得了总指挥的权利,那么一切就由他说了算。

张成海不是一个可堪重用的人,这一点轩辕长源其实应该早就知道,可是周晗和白千山死了,他又能信谁,只有张成海是他原来的死忠,剩下的人表面臣服,背地里想些什么,他轩辕长源怎么知道,他还是多少有些自知之明的。

随着张成海翻身又自熟睡,两人开始商量起来。

江寒说:“冷队长,那个张成海可是没安好心吧。”

冷眉苦笑:“事情已经发生了,你都不知道,他已经开始悄悄往我们食物里面下慢性药了,我正想找机会除掉他呢。”

江寒说:“现在有办法了吗?”

冷眉摇头:“要是有办法,我就不愁了。”

江寒说:“我看这样吧,这里我知道有一处秘道,里面藏有大量的药剂,又没有规定来剿杀血手的同时,就不能抢宝贝,而且我现在的身份是西极的人,轩辕长源就算知道了,这事让我来做,他又去找何人?”

“可是江寒这样是不是有些冒险?”冷眉担心地说。

江寒说:“没什么的,这人根本不是我对手,所以放心好了,到时候你们只配合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