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狼狂兵 > 第324章 广目天王死
    广目天王此刻气势疯长,双眼血红,简直像个魔头。

    他手中长刀胡乱劈斩,将周围草丛树木都砍得乱七八糟。

    比猎狗还要灵敏的鼻子,此刻也是超常发挥,不断的转圈嗅着浪潇的气息。

    浪潇和魔门小毒王单立文等超级高手大战之后,又疯狂逃窜两百多里,现在竟然还有余力击杀多闻天王,这等修为,实在惊人。

    广目天王不得不承认,浪潇在单个实力上,已经完全超越了老一辈高手。

    不过,广目天王也相信,浪潇要杀多闻天王,一定会付出不菲的代价。

    此刻的浪潇,定然已经逃走。

    他匆匆勘测了一番现场,突然眼神一亮,锁定了一个方向。

    哪里,草丛显然被人踩踏过,还没彻底竖立起来。

    而且,属于浪潇的气味非常的明显。

    浪潇,肯定是从这里逃走的!

    广目天王心中有了定论。

    他一步跨出,向前飞掠。

    可就在此刻,他心中升起一股警兆,致命的危机感让人窒息。

    “不好,浪潇竟然还在原地埋伏。”

    广目天王心神大震。

    他恍然大悟。

    还有什么地方比多闻天王尸体旁边更能掩饰气味呢。

    所谓灯下黑,便是如此。

    浪潇从树上扑下,宛如猎鹰扑食。

    “刺剑式。”

    他身躯旋转,带动秋水神剑宛如一把钻头,旋转着刺杀而下。

    当!

    广目天王的反应能力简直惊人,在这不可能的瞬间,竟然反手一刀,刚好挡在头顶。

    一声爆响,广目天王眼耳口鼻齐齐来血。

    浪潇这一剑像是一座山压来,而且还是旋转着的大山。

    广目天王虽然依靠超强的灵觉挡住了这一剑,但强大的内力却是灌注下来,让他受了重击。

    浪潇翻身站在一旁,却是没有继续出手。

    广目天王踉跄着后退了几步,长刀顿地,难以置信的看着浪潇。

    “你的实力,怎么这么强大?”

    广目天王心中升起一股无力感。

    “我说过,你们老了,就该去自己应该去的地方。”

    浪潇冷冷道。

    “呵呵,你错过了一个杀我的最佳机会。”

    广目天王阴冷的道。

    “以前,海灵经常说起你们,在她心目之中,你们是传奇的英雄,曾经我也将你们当成过超越的目标,只可惜,现在看来有些可笑。”

    “这就是屠夫的结局,你将来,也难逃一死。”

    广目天王冷冷道。

    “你们本来已经收山,却放着大好日子不过,偏要投靠奇异博士,如此作死,岂能不死。”

    浪潇随意挽了个剑花,淡淡道:“之所以给你公平一战的机会,就是要让你知道,杀你,和杀鸡一样简单。”

    “狂妄。”

    广目天王怒吼一声,突然出刀。

    长刀犹如闪电一闪,几乎在瞬间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这是他蓄势已久的一记绝杀。

    浪潇果然抵挡不住,惊慌后退。

    “浪潇,你死定了,连环十三刀一旦展开,一刀比一刀强。”

    连环十三刀有些像神隐门的狂风刀法,走的都是狂霸的路子。

    只不过,广目天王的刀法之中,竟然有着内力加持。

    四大天王都是华夏人,和华夏武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能学到内力,并不奇怪。

    广目天王的内力修为应该在二十多年左右。

    有了内力的加持,他刀法的威力直线上升。

    一刀接一刀,一刀比一刀猛。

    他将自己所有的仇恨和杀意,完全融入刀法之中,居然突破了桎梏,修为更上一层楼。

    浪潇施展身法,连连后退,一时之间陷入劣势,居然没有还手之力。

    当当当!

    刀剑不断撞击,声音刺耳。

    广目天王刀法如同浪潮,一波波袭来,笼罩了浪潇,让他除了后退,别无选择。

    但每退一步,敌人的气势就涨一分。

    连续退了十二步之后,广目天王的气势已经增长到了顶点。

    他头发飞扬,精气神凝聚在一刀之中,斩出了连环十三刀之中最强的一刀,

    这一刀,绝对是广目天王此生最强的一刀。

    他兴奋狂呼:“浪潇,死!”

    浪潇冷漠回应道:“那可不一定。”

    “此刀无解,可屠神灭魔。”广目天王自信无比。

    浪潇的身影,已经被刀光笼罩。

    十三刀演变成无数刀,似乎要将处于中间的他凌迟成碎片。

    广目天王的脸上,也是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他甚至觉得,自己此生,再也无法施展出如此强大而完美的一刀!

    但下一刻,心中警兆升起,让广目天王后背发寒。

    怎么可能?

    自己胜券在握,浪潇还有什么能威胁到自己?

    嗡嗡!

    突然,一声奇异的蜂鸣响起。

    广目天王突然发现,自己的刀网竟然被一股奇异的震动撕裂。

    浪潇的剑,以超高的频率震荡着,内力就像是活了过来,覆盖在剑身,产生奇异的波动,荡开刀芒。

    一股冰寒一闪而至。

    噗嗤!

    他耳边响起一个怪异的声音。

    随后,一股力竭的感觉蔓延全身。

    漫天的刀势,瞬间瓦解。

    “这……怎么可能?”

    广目天王看着自己的胸口,哪里,秋水神剑已经凝结出冰花,将他的伤口冻住。

    虽然还没断气,但只要浪潇将剑抽出,他必死无疑。

    浪潇淡淡道:“你的招式,太肤浅。”

    广目天王死死看着浪潇,嘴里丝丝抽气:“浪潇,奇异博士会为我们报仇的,天下之大,没有你容身之所,我们都是同类人,不可能善终。”

    “不,我们不一样。”浪潇笑了:“你们是因为空虚而滥杀无辜,我是为了世界和平。”

    “虚伪,这只不过是为你的嗜杀找个借口罢了。”

    广目天王怒道。

    “就算是借口,我也心安理得。”

    浪潇轻轻抽出神剑。

    广目天王大叫一声,气绝身亡。

    “刀握在不同的人手上,意义也不一样,不过你这种人是永远不会懂的。”

    浪潇随手甩了几下,秋水神剑上的血迹便是滴落干净。

    他转身向前走去,对身后的两具尸体再也没有看一眼。

    四大天王已经死了三个,剩下的持国天王,无论是偷袭还是正面对敌,浪潇都不输于他,再也不用那么战战兢兢了。

    如果持国天王识趣,就此放弃,倒也罢了,如果他穷追不舍,浪潇也不介意终结昔日的传说。

    按照楚寻雨的指示,来到约定的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