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什么没干过 > 第77章 喜羊羊和灰太狼
    一舞惊世,莫不拜服。

    《千手观音》之后,百花会再无其他。

    杜瑄的艳名凭空又涨三尺,技压群芳,再也无人能敌。

    她最弱势的歌、舞两项都毫无悬念的夺魁,那么接下来的乐器演奏,还有谁是她的对手?

    经过了这一日的舞蹈竞赛,各大赌庄里关于杜瑄的赔率直线下降。

    不降不行啊,是人都看的出来,杜瑄的夺魁似乎没有什么难度了。

    虽然后面还有份量最重的综合演出,可看看杜瑄这几日的全能表现,谁都不会怀疑,她一定还准备了压箱底的节目呢。

    相反,另一种赌注却悄然而起,进而吸引了很多人的下注。

    那就是作为杜瑄的幕后策划,如今已经名贯洛阳城的陈玉,究竟能不能在后日开始的棋、书、画三项比拼中胜出?

    各大花魁的参赛名单,是早就在百花会开始之前就提交了的。

    有的花魁自恃才艺不凡,会亲自下场角逐这三项。但大多数的花魁,自忖不能和那些才子相比,因此都是手段尽出,邀请了厉害的人物助阵。

    杜瑄这边毫不例外,代替她出战的就是陈玉。

    而这位几日内给了大众平生仅见的视觉、听觉、文学享受的大才子,究竟本身的能力如何,十分值得探究。

    更加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另一边代替罗芊芊出场的人,正是陈玉的死对头梁铉。

    如今两人赌约也是传遍了洛阳城,无数人都翘首以盼,输了的人,究竟会不会装狗爬着绕洛阳城一圈?

    亦或者是,输了的人毁约,一逃了之。

    不管是什么结局,都是莫大的奇闻不是。

    陈玉并不知道这些,另外还有不知道的是,在现场欣赏了杜瑄的《千手观音》并且被震撼住的人,还有一位。

    就是那日他在舞星楼撞见的女扮男装的小妞,这一次也在观礼台上。

    她虽然依旧是一身男装,但是却坐在周王的旁边,显示了地位的不凡。

    可当看到千手观音奇幻瑰丽的场景时,整个人还是张大了嘴巴,久久无法回神。

    周王备受刺激的同时,也对她笑言道:“怎么样,你自负舞艺绝伦,能否胜过那杜瑄啊?”

    女扮男装依旧在回味着惊艳无比的千手观音,却十分诚恳地道:“单论舞蹈的技艺,这位河北花魁只能算是刚刚入门。可是她这次的表演实在是太新奇了,所以才胜出的。这样的舞蹈,别说是她,换成任何一个花魁来,都能独占鳌头。”

    说着,女扮男装忍不住呢喃道:“难道……这也是那位陈玉编出来的吗?这可是奇了,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还懂得舞蹈的?”

    只可惜,没人能够回答她的问题。

    不过女人的好奇心起来了,那是谁也拉不住的。

    次日的乐器表演现场,女扮男装早早地到了。来到了地方,她也不安静,而是径自闯入了后台。

    本来主办方想要阻拦的,可是见到她拿出来的令牌,立刻就无条件放行。

    参赛的花魁很多,加上助手、仆人什么的,乱糟糟的十分拥挤。

    女扮男装跑进来之后,立刻晕了头,也不知道哪一个帐篷是杜瑄的。

    “哎哟,我的小主子啊。您是什么身份啊?何必来跟这些烟花柳巷的妓子混在一起呢?这要是被主子爷知道了,非得扒了我们的皮不可。”

    跟在女扮男装旁边一个尖声细气的人,面露苦涩,一个劲地哀求,却根本不能阻止她的动作。

    被唠叨的烦了,女扮男装干脆命令道:“好了,好了,这里是百花会,能有什么危险?你去那边,帮我找找杜瑄在哪?找到了立刻来通知我。”

    面白无须没办法,只好转头和女扮男装分开,钻入了人流当中。

    剩下女扮男装一个人了,却也没有闲着,瞅准一个方向,也一路寻找了过去。

    走啊走的,绕啊绕的,终于被她发现了杜瑄的身影。

    只是还没等她有所动作,便看到杜瑄在几个人的簇拥中,钻进了一处帐篷。

    女扮男装激动不已,立刻凑了过去,刚想要探头进去瞧瞧,里面却突然传来了一阵清越至极偏又热血沸腾的乐曲旋律。

    这旋律是她从来没有听到过的,也和如今广为流行的舒缓曲调格外不同。

    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样的旋律,女扮男装就忍不住想要手持长剑,奋力舞动起来。

    她的身子也跟着节奏慢慢地扭动了起来,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大到都快要让她晕过去了。

    不对,这是有人抓着她晃动的结果。

    女扮男装一下子清醒古来,一回头,恰好对上了一张星目璀璨、颜若清雪的俊脸。

    只可惜,此时这张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不善。

    “好啊,又是你。上次看到你鬼鬼祟祟的,我就知道你别有目的。快说,你是哪个院子的?为什么跑到这里来偷听?走,咱们去见主办,必须要让他们给个交待才行。”

    陈玉气坏了,没想到居然有人跑来事先打听情报。

    虽说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此时就算探知了杜瑄的演奏曲目,恐怕也难以更改来应对。

    但谁知是不是有什么龌龊手段,万一在演奏中搞破坏怎么行?

    上次在舞星楼撞见这个诡异的女扮男装,他就觉得她很有问题。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连掩饰都不掩饰,脑袋都快要钻进帐篷里去了。

    脖领子被陈玉抓着,女扮男装本来就比较娇小,结果只能脚尖点地,整个人都要被勒的断气了。

    “咳咳……咳咳……你放手,你快放手!咳咳……你是谁啊?你竟敢这么对我?”

    呀呵,做贼就算了,脾气还不小。

    陈玉气不打一处来,抓着她的脖领子又晃了晃,晃的女扮男装都要翻白眼了。

    “你还挺嚣张的。走,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为了保证百花会的公平公正,主办方可是很严格的。类似于打探别人情况的行为,那是绝对不允许的。一经发现,肯定是禁止参赛,并且是终身禁赛。

    陈玉本能地觉得,这个女扮男装很可能是梁铉派来的。因为整个百花会进行到现在,唯一还能威胁到杜瑄的人,就只有罗芊芊了。

    要是能够借助这个机会把梁铉给驱逐了,那他不就是提前获胜了嘛。

    只要一想到这个结果,他就兴奋的寒毛竖起来了。

    不对,寒毛竖起来不是因为兴奋,而是因为对危险的感知。

    而事实证明,他的感知很正确。

    那个被他摇晃的要死要活的女扮男装实在受不了了,眼见着陈玉变本加厉,终于露出了狰狞的神色。

    窥着陈玉一个不注意,猛地抬起膝盖,直接撞在了陈玉的胯下。

    蛋蛋的忧伤从陈玉的心里飘过,却在他的神经上制造了世界末日的痛楚。

    他嗷唠一嗓子,不得不放开了手,抱着自己的宝贝佝偻成一团,好像一只虾米啊。

    不管多么雄壮的男人,要害被袭,下场都好不到哪里去。

    总算是挣脱了陈玉的控制,那女扮男装竟然还不解气,抬脚又踹了过来。

    “混蛋,登徒子,竟然敢如此对我?看我不打死你,看我不打死你,我踢死你。”

    蛋蛋的忧伤还没有过去,脑袋上、后背上又被踹了几脚,陈玉格外的狼狈。连着在地上滚了好几下,才稍微脱离了女扮男装的袭击。

    眼见着她竟然还不罢休,又抬脚踹了过来,陈玉也怒了。

    死丫头片子,不知道哥曾经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大高手吗?

    今日就让你见识一下哥的绝学,销魂探幽手一出,那女扮男装立刻浑身酸软,失去了力量。

    女人的两腿之间虽然没有蛋蛋的忧伤,但是被袭击的话,痛苦也是不轻的。

    就在那女扮男装受袭而蹲下的同时,陈玉的第二记绝招抓波龙招手也凌厉地使出。

    女人的两处要害接连受袭,让女扮男装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竟然有高八度的水准。

    这一下不得了,附近的人都被吸引过来了。

    杜瑄等人从帐篷里冲了出来,那个被女扮男装支使开的白面无须也跑了过来。

    结果大家就看到,两人全都面色青紫,瘫倒在地上,扭打成一团。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丫头,今日绝对不放过你!”

    “你这个下流肮脏的臭流氓,今日你死定了。”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杜瑄等人大惊失色,连忙上前,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两人分开。

    就在还不算,两人之间的距离渐行渐远,但还是喝骂不休。

    “陈公子,陈公子,所为何事啊?您怎么和一个小姑娘一般计较呢?”

    那边白面无须都要哭出来了。

    “哎哟,我的小主子啊。您怎么乱来啊?快走吧,等下被殿下知道了,就麻烦了。”

    说着,白面无须扛着依旧在剧烈挣扎的女扮男装就开溜,生怕再多待一时片刻,事态就无法收拾。

    唯独那女扮男装的尖利叫骂声,还在空气中绵延不绝。

    “臭流氓,死混蛋,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杀了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我一定会回来的。”

    陈玉倒是很快冷静了下来,冲着女扮男装离开的方向回敬道:“死丫头,你有种你别跑。你以为你是灰太狼啊,我喜羊羊绝对不会怕你的!”

    周遭的一群人满头黑线,对陈玉产生了新的认识。

    和小丫头打架,还打的这么狼狈,这真的是名扬天下的大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