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至尊大领主 > 第243章 你教朕
    一个街道的齐声呐喊,引发了全城人族的狂呼。

    哪怕是被关押在大狱中的异族们,都能清晰无比的听见城外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苏羽绝想不到,他还没有开始着手进行对琴剑城的安排,锦衣卫就提前帮他完成了所有的舆论风向,逐步收拢琴剑城的人心。

    好的属下,就是会完美的配合君上的一举一动啊!

    领悟帝心,才是王道!

    苏羽在心中微微感叹,他坐在骏马上,面带微笑,坦然接受四方跪伏的百姓诚服。

    突然。

    就在这时,异变发生了!

    “让开!”

    “大家让一让!”

    “求求你们,求求大家让一让!”

    只见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头不断穿梭在人群内,他嘶哑的声音在人群内回荡。

    恰好这个时候人们的欢呼声停止,老头的声音显得的刺耳。

    “咦?”

    “这不是城东的老李吗?”

    “他怎么来了?”

    “唉,怕是为了那件事情啊!原先剑涯长老会的人不肯为他做主,还打了他一顿,险些把人给打死了。”

    “他胆子真的,居然敢来为了这么点小事情惊扰帝君?”

    “对帝君来说这是小事,对他李家来说却是天大的事情啊!”

    街道两旁的人群分明认识这老头,大家议论纷纷,为这个老街坊感到担忧和惋惜。

    那老头匆匆忙忙,跌跌跄跄一路跑到苏羽的队伍面前。

    “尔是何人!”

    黑玉骑的战士上前拦住老头,声音冷峻的喝问。

    先前在承天帝都的时候,苏羽就遭遇过刺杀,同样的事情黑玉骑们绝不容许再次发生。

    见到高大威武的黑玉骑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却无法面见帝君,那老头登时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嚎啕大哭!老泪纵横,悲戚到了极致!

    “军爷!军爷,我求求您了,放我过去吧!我想求帝君为我做主啊!”

    老者的声音凄厉又绝望,就像是抓住了人生中最后的一根救命浮萍。

    若不是真的没法子了,他绝不敢做出独身冲击帝君依仗队伍的举动!

    好在苏羽对百姓柔和,连带着手下的将领士兵们也都不愿因为小事伤民。

    “若有苦楚,去寻锦衣卫督查,这几日城内事宜,皆有他们来处理!”

    黑玉骑怒喝:“尔万不可惊扰了帝君,还不快退下!”

    苏羽看见那满头华发的老者泣声而下,不由得微微皱眉,摆手喝道:“等等,让他过来。”

    苏羽喝止了黑玉骑要赶人的行为,虽然帝君身份尊贵,黑玉骑赶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苏羽很注意每一个关系自身的细节。

    他不想因为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就让自己染上不必要的污点。

    苏羽爱民,他更重名。

    这或许也算是苏羽的一个缺点吧,毕竟人活一世,总有点自己渴望得到的东西。

    苏羽的黑眸一片冷静,他能从老者的呼吸、神态、心跳频率中感受到一股畏惧,这只是一个可怜的贫民老头儿,又何须畏惧?

    “喏!”

    苏八低声恭敬答应,摆了摆手,吩咐黑玉骑的战士们散开队形。

    那原本绝望哭泣的老者看到战士们让开了,不由得眼前大亮,他一路跪行来到苏羽身旁,“咚咚咚!”的就开始磕头。

    一边叩首,一边带着哭腔哭诉:“小老儿惊扰了帝君,罪该万死!但小老儿真的是没有了办法!小老儿家中幼女于月前被琴剑城的一位异族大人强掳了去,家中长子不服,前去要人却被那异族大人派人活活打死!”

    “琴剑城长老会不肯管这事儿,小老儿不懂家国大事,但也知道帝君为人族至尊,定然有注意帮我;今日拼却一死,也想帝君为我做主!我老李家儿子已死,女儿可不能再没了啊!不然就断后了啊!”

    老头儿声音哽咽,结结巴巴的说出这些话。

    老者始终低着头,不敢抬头看苏羽,声音一直颤抖,这不是心虚害怕,而是单纯对上位者的畏惧。

    身为最底层的愚昧贫民,他根本就不知道长老会和苏羽是什么关系,更不知道这琴剑城到底属不属于炎黄帝国,但他只认准帝君这个身份。

    老者相信苏羽,因为他是人族大帝,让满街学子和武者们推崇不已的人族大帝!

    他报过官,但此时城市惊变,正常的府邸官员早已不存,老者百求无门,只能抱着必死之心冲击苏羽的仪仗队,他只求能得一个公道。

    断后,对于一户人家是天大般的事情。

    老者百求无门,只能冒死跪在苏羽驾前哭诉。

    苏羽稍作思考,便是大约猜到了这老者的心中所想。

    想不到前世电视剧里出现的狗血剧情,居然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没想到自己,竟已经不知不觉成了随手就可决定人生死的无上存在。

    苏羽苦笑不已,心里有些感概。

    此时,隐隐约约的交谈声落入苏羽的耳朵里。

    “唉,这老李可真是昏了头啊!”

    “异族人身份尊贵,他怎么还敢跟当官的这么说!”

    “别这么说,帝君可不是琴剑城的那群混账啊!帝君早就将那些异族下了大狱,怕是那些异族人好日子是要到头了!”

    “但我总觉得这件事情还是很难说....不管怎么说那些异族也算得上是帝君的战俘,难不成帝君不留着这些身份尊贵的异族去换些好处,还要平白无故为一介贫民主持公道不成?”

    “帝君身份尊贵,眼界开阔,自然不能拘于小节。”

    “说的有道理...只可惜这老李头了,注定是要绝后了。”

    人们的小声议论响起,苏羽一一记在心里。

    所有人都在看着苏羽,一双双的眼睛里有支持、有复杂、也有一股莫名的期待。

    他们很想看到苏羽,究竟会如何做。

    是坚持为人族贫民主持公道,还是一如既往和长老会那群人一样。只认身份,不看种族。

    “朕已知晓,说吧...你想要什么。”

    苏羽稍稍沉默,淡然开口。

    莫说街道路人们齐齐沉默,就连苏羽胯下骏马都不敢嘶鸣。

    帝君之威,光是一个身份就能压死人,更何谈始终跪地不敢抬头的老头儿。

    “小老儿...只想那位异族大人归还我女儿,我李家只有这一口血脉了,哪怕是散尽家财赔偿那位大人,小老儿也愿意!”

    那老头儿声音颤抖,悲悲戚戚,包含屈辱的说道。

    听到了街坊们的议论后,老者知道自己的行为太过逆天了,他现在根本不敢奢求什么,只求女儿平平安安的回来就好了。

    至于清白...至于女儿是否伤残....

    他不敢求,只能祈求老头开眼,让女儿完完整整的回来。

    老者的声音虽然勉强保持流畅,但苏羽依然是听出来那苍老声音里的一股屈辱,完全就是在说:“你玩够了就把我女儿送回来吧!”

    这是一个最底层人族对异族贵族的深深无奈。

    被异族人强掳走了女儿,还要倾家荡产的哀求对方归还?

    这是什么样的霸道道理!

    难不成人族贫民,就活该被人这般轻贱!

    不知为何,一股怒意从苏羽的胸腔内沸腾不休,他是前世人,虽然他身处阶级社会的最高贵的位置上,但依然改变不了苏羽心中那一抹凭求公正的理想。

    最起码,在人族种族对外的一切事情,苏羽绝无法容忍人族吃亏!

    帝君在沉默,连带着其他人都不敢说话,纷纷屏住了呼吸。

    半响。

    苏羽缓缓吐出一口气,摆手淡然吩咐:“来人。”

    “末将在!”

    苏九连忙站了出来,拱手恭敬答应。

    “琴剑城已归朕,那便是炎黄国土!你教朕,按炎黄律法,此事该如何判决!”

    苏羽的声音冰冷无比,哪怕是身经百战的苏九都忍不住浑身一颤。

    “这,末将...不敢教帝君...”

    苏九连忙跪下,苦笑不已,不敢再说话。

    苏羽这话说的太诛心了。

    放眼天下,谁敢教人族帝君?

    莫非是或者不耐烦了!

    “放肆!”

    苏羽猛然暴喝,猛然转头俯视,冰冷的眼神落在苏九的身上:“朕让你说!以我炎黄律法,此事何判!”

?  ?唔。
  ?    ?      今天提早更新。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