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310章 地头蛇?
    ~~~~~~
    “马老师,是我。您身体还好吧?亲自来黄海招生啊。”
    阿波哥明显认识这中年女人,忙摘下了墨镜笑道。
    这中年女人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阿波哥竟然...这么给她面子,一时也只觉颜面生光、大有面子。
    要知道~,她当年,只不过是给阿波哥上过半节课而已。
    但此时,阿波哥到了,又这么尊敬她,她心里登时也涌上了无穷无尽的底气。
    忙指着这边的周离道:“阿波哥,你看,你们黄海的后辈,实在是有些太嚣张啊!竟然敢当众打人,还是对我们燕舞的老师下这种死手!这件事,必须要严惩啊!”
    周离身边,林若然明显有些惊悚起来。
    她简直做梦也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阿波哥竟然来到了这边。
    关键....还跟这位马老师很熟的样子...
    要知道,阿波哥莫说在黄海了,便是在整个华国,那都是真正的一哥啊。
    如果阿波哥发了话~,自己这边,即便不能跳舞,那也没什么,可周离....
    周离嘴角边却是露出了一丝说不出的笑意。
    笑着握了握林若然的小手,贴在她耳边低声道:“若然,别担心。没事的。今天,我一定会让你参加燕舞的考试!”
    “周离...”
    林若然的眼泪简直犹如涌泉。
    但她刚想说些什么,周离却已经用力把她拥入了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林若然当然也明白,此时不是说话的地方,只能闭住了小嘴,紧紧靠在了周离怀里。
    阿波哥又岂能看不到周离?
    事实上,如果不是周离在这里,他哪有时间理会这名不见经传的马老师?
    忙故作尴尬的道:“马老师,您看~,这事情,这事情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这位小哥,是我的一位好朋友。”
    “呃....”
    阿波哥此言一出,全场都安静了下来!
    什么意思?
    这~~,这小伙子,竟然是阿波哥的朋友?
    不是亲戚,不是熟人,而是.....朋友?
    要知道,依照阿波哥此时的身份,他的朋友,都是些什么人啊。
    这威严的中年人哪还能保持刚才的淡定自若、正气凛然?
    老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简直说不出的精彩起来。
    阿波哥这话,简直是活生生的打脸了啊。
    但~~,他毕竟也有着他的矜持,更有着燕舞这面金子招牌的高傲,冷声道:“阿波哥,就算是你的朋友,可~~,也不能当众打人,还是打我们燕舞的老师吧?我们已经报警了,这事情,还是等警察来处理吧!”
    “嗳....”
    阿波哥一愣。
    片刻,不由摇头失笑。
    今天这事儿,他之所以亲自出面,连影响都顾不及了,就是不想这事情闹大。
    毕竟,对燕舞,他还是很尊敬的。
    但他更了解身边这位小爷的能量!
    若真惹毛了他,这天~,怕是都遮不住他、得被他生生捅出个大窟窿来啊!
    但此时~,燕舞这几个不知名的老师,不仅不乘他的情,反倒是还这般高高在上...
    真以为他们是桃李满天下的大佬了?
    好良言也难劝该死的鬼啊!
    他阿波哥又岂还会理会这些傻逼?
    片刻,阿波哥笑了笑道:“那好吧。”
    说着,看都不再看这些燕舞的老师一眼,径自走到了周离这边,仿似浑然不在意刚才的事情,热切的对周离伸出了大手,笑道:“周先生,咱们又见面了啊。您这风采,更胜往昔啊。”
    周离笑着握了握阿波哥的大手:“阿波哥谬赞了啊。阿波哥您才是风流倜傥,我辈楷模啊。呵呵。这是我女朋友林若然,这是我妹小茗。”
    说着,周离笑着对阿波哥介绍了林若然和小茗。
    阿波哥何等精明?
    又岂能不明白周离的深意?
    一时不由受宠若惊,忙笑道:“若然妹子好,小茗妹子好。”
    饶是阿波哥,也不得不佩服,这位小爷,怎一个‘牛’字可以形容啊。
    他身边的美女,简直比他身边还要多的太多了...
    关键是~~,这位小爷身边的美女,比他身边的美女,还要更精致、更高贵许多...
    林若然和小茗一时却都有些傻了。
    尤其是小茗,半天才反应过来:“阿,阿波哥,您,您是在跟我说话吗?我,我可以跟您要个签名嘛?”
    虽然周离刚才介绍小茗,是他的妹妹,但阿波哥却并不这么认为。
    毕竟,这位小爷的风流韵事,在黄海,那可是出了名的啊。
    尤其是这位小爷对这个混血小美女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溺爱,那根本就不加掩饰!
    这个混血小美女,肯定在这位小爷心中分量不轻啊。
    此时,眼见这混血小美女竟然对自己这么推崇,阿波哥一时也有些受宠若惊了。
    忙笑道:“小茗妹子,没问题啊。你想要多少签名,等下,我都给签,怎么样?”
    “耶!”
    “阿波哥,谢谢你呀。爱死你了。”
    小茗不由大喜,刚才的不快情绪,登时一扫而空。
    林若然此时也微微有些回过神来。
    什么情况?
    连,连阿波哥...好像都在讨好自己和小茗...
    她身边这个男人,到底...拥有着什么样的能量啊...
    周离这时笑道:“阿波哥,最近有没有什么新戏?你看若然怎么样?有没有合适的角色?”
    阿波哥何等精明?
    又岂能不明白周离的深意?
    这是在燕舞这边出了意外,要直接入场了啊。
    如果是别人,阿波哥自然懒得接这种事儿。
    毕竟,这圈子太大也太乱,他可没时间给自己沾惹上太多骚腥。
    但~,眼前的周离是何人?
    即便是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他也得上啊。
    忙笑道:“周先生,您这回还是赶巧了。我的好朋友余争,正好有一部戏,在暑假准备去泰国拍,还差一个关键女配角。若然小姐如果有兴趣,随时都可以去试镜!”
    周离一愣,片刻也想起来。
    这不正是那位余争导演的代表作-----《人在旅途》吗?
    一时也是大喜。
    如果~~,林若然能在《人在旅途》中上演一个完美的处子秀,那~~,她的整个前程,自然也是直接走入了快车道。
    要知道,人在旅途,几乎红遍了整个华人圈。
    但~~,令周离和阿波哥都无言的是。
    林若然红唇轻抿,却低低道:“周离,谢谢。阿波哥,谢谢。我,我不想进这个圈子。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读书,陪在妈妈和大家身边...”
    小茗这时也回过神来,无比诧异道:“若然姐姐,这,这可是当明星的机会嗳。你不想去吗?”
    林若然这时已经恢复了正常,轻轻捋了捋额头边被海风拂乱的青丝,笑道:“小茗,我不想呀。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我只想,安安稳稳的过好这一辈子。”
    阿波哥此时也反应过来,不由对林若然竖起了大拇指:“若然妹子的心境,我阿波哥是服了啊。只是~~,咱们华国的演艺界,可是蒙受重大损失了哟。”
    林若然浅浅对阿波哥笑了笑,却更用力的靠在了周离怀里。
    周离这时也笑起来:“这样也好。若然,我也不舍得你去这种圈子,不能施展自己的真性情。”
    林若然施施然一笑:“周离~,要不,今天这试,咱们...不考了吧?”
    周离一笑:“若然,这一码是一码!该是你的东西,谁也抢不走!这是我周离的承诺!”
    周离这话声音虽是不大,但,便是阿波哥都是一怔!
    这位小爷的气场,岂是常人可以企及?
    今天,这事情,看来是....想不大都不行了啊。
    肯定有人要倒大霉了哇...
    但~~,他这边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而且大有收获,又岂会再去理会那些不知死活的傻逼的死活?
    阿波哥在这边跟周离一行人聊的正欢,但另一边,燕舞这边,一众老师和工作人员,却简直感觉在被活生生的打脸那。
    尤其是那位王老师,现在还在周离脚下趟着,昏迷不醒,生死不知....
    他们只能期盼着救护车和警察早点到、赶紧把事情解决了。
    这时,警~笛声和救护车声同时响起。
    几辆机警车和一辆救护车,几乎同时赶到了。
    领头的这个派出所副所长,一看不远处的570,再看看阿波哥,又仔细看了看周离。
    心中早已经确定无误!
    额头上,冷汗止不住的往外翻涌。
    本来,接警后,他还以为这边是不起眼的小事儿呢。
    谁知道....竟然是这位小爷啊。
    莫说是在黄海了,便是在整个海东,乃至整个华国,谁又敢去捋这位小爷的虎须....
    但片刻,他也回过神来。
    这个是个大~麻烦不错,但何尝~,又不是一个好机会呢?
    片刻,忙快步小跑着来到了周离面前,恭敬一个笔挺的立正:“报告周先生,会展路派出所所长张林峰,向您报到!”
    而不远处,原本等着警察过来主持公道的燕舞一众人,登时目瞪口呆。
    什么意思?
    他们~~,这是碰到地头蛇了?
    而这边,救护车的医护人员也急急赶了过来,就要把这位死猪般的王老师往车上抬。
    “慢着。”
    周离却淡淡一笑,一抬脚,仿似没事人一般,又‘咔嚓嚓嚓’一阵,径自踩在了这位死猪般的王老师的另一条腿上。
    “啊------”
    这位王老师生生又从昏迷中被活活疼醒了过来,一阵尖锐的杀猪般痛呼。
    然后,又径自昏死过去。
    周离这才摆手笑道:“去吧。送到医院救吧。”
    “......”
    饶是阿波哥,一时也有些无言了。
    早就听说这位小爷下手狠厉,雷厉风行,却是没想到,他的出手,竟然会...这么狠啊。
    这个傻逼胖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能把这位小爷,气到这种程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