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将星系统 > 第五百四十八章 出逃
    三日后的一个晚上,典韦强行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好容易挨到狱卒送饭过来,他将一口气将有些发馊的饭菜吃了个一干二净,因为他知道,接下来是要逃命,或者还有可能会有厮杀,如果肚里没饭有怎么能成?

    之后按照邓展的安排,他静候狱卒把餐具收回去,之后将钥匙掏出来,悄悄打开枷锁,然后谎称自己得了急病,将狱卒诳进来,接着乘着狱卒不注意,出手将狱卒给打昏,之后他将狱卒的衣服与自己的囚服对换,又小心的将狱卒锁起来,这才悄悄地溜出了牢房。

    虽然徐州的丞相府他并未去过,可是毕竟与在许都的布局很是相似,所以倒也没有费太多的力气,轻松就逃出了丞相府。

    典韦刚刚出了丞相府,就见一名黑衣人走了过来,轻轻说道:“大鹏展翅。”

    典韦知道这是与邓展是先约好的暗号,直接回应道:“翼飞凌云。”

    对方见典韦回答无误,立刻从背后取出一个包裹,交给典韦,然后轻轻说道:“速速到前面墙角处换好衣服,然后随我一起出城。”

    典韦接过包裹,闪身到了墙角处,换上里面的衣服,原来竟然是一套曹丕的亲兵甲胄,这套甲胄他实在是太熟悉了,不过他却没有来得及感慨,随后就跟着黑衣人一起来到西城门口,这时候就见前面一人大声说道:“丞相有令,走失了反贼典韦,命我等速速追捕,这是令牌,尔等须看仔细了。”

    守门卫士一听说是丞相府的卫士,连忙接过令牌,仔细的检查了一番,随后恭敬送回,恭维着说道:“小人这就开门,尊使请。”

    随后守门卫士下令打开城门,典韦随着这几名相府亲卫一道出了城门。

    之后典韦走了没有二三里,就看到了一辆豪华的马车,在马车后面是数辆马车和数十个伙计,在前面的豪华马车中,一人掀开轿帘,哽咽着说道:“夫君,妾身和满儿在此,快上车吧。”

    这时候一位管家模样的人走上前来,对着典韦说道:“东家,咱们是前往长安的客商,东家你是琅琊王氏的公子,名叫王冀,小人是你的官家,名叫王贺,货物比较多,为了防止贼人打劫,咱们故此连夜出发,呵呵,既然已经出了城,东家你要是没什么事,咱们这就出发吧?”

    “走吧。”典韦没想到对方竟然安排得如此周到,而且还给他派了如此庞大的一支商队,让他扮作客商,心想这样的恩情自己恐怕以后难以报答了。

    不过之后又细细想来,觉得既然此人是刘和昔日之将,心中有如此挂念,日后定然会再度返回,到了那时自己再报答这份恩情也不算晚。

    所以典韦很快就适应了角色,闪身进入马车,一家三口在几十位伙计的保护下,连夜出发直往长安而去。

    而不久之后的下邳城却炸开了锅,因为在天明时分,一名该到监牢换岗的狱卒王三来到监牢之中,却找不到本来该在那里巡查的狱卒刘非,结果等他到监牢中注意巡查之后才发现,本来关押着重犯典韦的那座监牢却是大门洞开,王三很是震惊,连忙到里面检查一番,却发现被锁在那里的竟然是自己的同僚、也就是该与自己换岗的那位狱卒刘非,而囚犯典韦却不翼而飞。

    王三连忙摇醒刘非,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典韦怎么跑了?刘非一开始还有点迷糊,后来一听说典韦跑了,立刻清醒了,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番。

    两位狱卒顿时猜到,典韦肯定是逃走了,顿时吓得魂不附体,立刻逐级上报到曹丕那里。

    曹丕这时候正在酣睡,突然听说典韦逃走的消息,顿时大怒,立刻下令追捕典韦,并且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这时候只见护卫展飞赶来,静静的听曹丕发完脾气,然后突然说道:“主公,昨夜恰是臧宣高当值,此人之前就很佩服典韦,在这期间又有数次机会单独与典韦见面,想来定然是他暗中放跑了典韦。”

    曹丕一听这话,顿时大怒道:“真没想到臧霸这厮竟然如此歹毒,竟敢私纵要犯,实在是可恨,传我将令,立刻将臧霸逮捕入狱,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诺!”展飞,也就是邓展

    闻听命令,顿时大喜,立刻派出数百名亲兵,直奔臧霸的府中而去。

    这时候在曹丕身边的将领邢颐在一旁很是诧异,张了张嘴,却终究没有开口。

    等到曹丕大怒离开之后,蒋干突然开口问道:“我看邢郎将刚才张了张嘴却又闭下,似有话说,莫非是对主公方才的命令有什么异议?”

    邢颐顿时面色一变,然后小心翼翼的说道:“主公所命,末将能有什么异议?蒋先生莫开这样的玩笑,只不过末将奇怪的是,展统领之前一直与臧霸有矛盾,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可是方才主公一听展统领说是臧宣高当值,有放人的嫌疑,立刻就下令抓捕臧宣高,末将觉得有些怪异,难道主公不应该先调查一番再抓人吗?这是不是有些过于武断了?”

    蒋干却是笑道:“我且教你一个乖,你好好听着,这臧霸仗着自己在老主公那里立些微功,平常里眼高过顶,不要说咱们这些主公旧党,就连主公有的时候都不放在眼里,这样的人偏偏还掌握着泰山贼寇这样一支力量,主公怎能不忌惮?今日正好以此为借口,除掉臧霸,哪里用得着他有什么辩解?”

    “先生深思熟虑,智慧过人,末将不如也。”邢颐连忙拱手谢罪,满脸的惭愧,并且感谢蒋干的指教。

    蒋干闻言连忙谦逊,可是脸上的得意却很难掩饰。

    不久之后,只见展飞一脸难看的走进曹丕的房间,对着曹丕说道:“主公,实在是万万没有想到,臧霸这厮不仅不承认,而且还拘捕,将末将麾下这帮兄弟打得头破血流,这厮如此骄狂,实在可恨,他打的不是这些弟兄,实在是主公的脸面啊。”

    曹丕闻言更怒,大声说道:“莫非还反了他!传令下去,命曹仁统率五千大军,包围臧霸的府邸,将他生擒过来,我倒要看一看,他究竟有几个脑袋,连我的亲兵都敢打。另外,对于典韦的搜捕同样不要放松,务必严格盘查,绝对不能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