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少女前线狂想曲 > 第二十三章 逃逸
    “敌人的增援来了!”g28在通讯中说道。

    帕特里克离开的时候解决了派来搜索的敌人,仅过十几分钟,第二支队伍就赶来了。

    “好险好险,”狂疯说道,“幸好赶上了,按照原定的计划进行。”

    蒙德握住方向盘,咽了口唾沫。他瞥了一眼后座上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受试体姐妹,然后目光又放回了前方的检查哨上。

    路上堵得严严实实,检查哨的瑟维坦自卫军正对每一辆车进行检查,以避免所谓的“恐怖分子”流入人口密集的地方。

    身后的沙漠传来火光,随后爆炸声和冲击波震颤着车窗。很快,检查哨如同决堤的大坝,车流冲了出去,纷纷逃离现场。

    蒙德跟着车流行动,检查哨的瑟维坦自卫军也开始行动,赶往爆炸的事发地点。

    “ump40,我们顺利通过了。”蒙德说道。

    “那就好,这边刚刚打响,可以再争取多一点时间。”ump40回答,通讯器传来的枪声替她的说辞佐证。

    “不要太勉强了。”

    “怎么?不信任你自己挑选的队员?还是你制作的枪塔有水分?”

    “不是......”蒙德不希望她们无谓地送死,即使他知道她们是战术人形,肉体只是消耗品。

    “开玩笑的啦~祝你们好运咯。”

    通讯中断,往后便再也连接不上了。自卫军的武装直升机时常从空中掠过,路上巡逻的越野车三两成群,甚至一座前哨站或者小型军事基地,在辽阔的沙漠中拔地而起,无数的探照灯将远方照得跟白天一样亮。

    蒙德明白这是瑟维坦用高密度的军事力量覆盖,已达到维稳安民的目的,可眼下这样的情况对他们非常不利。

    夜色渐深,路上的车辆也越来越少,蒙德依照狂疯留下的路线行驶了也有快一个小时了。就在他快失去耐心的时候,他们终于离开了公路,拐上一个小山丘。眼前的四间小屋,组成一个微型村落,这大概就是狂疯替他们准备的落脚点了。

    蒙德和超级矮子先下了车,前去查看房屋的情况。屋里并没有人,门虽然上了锁,但都已经生锈了,用枪托使点力便能砸开。

    “这就是安全过夜的地方?”诺耶露埋怨道,“寸草不生的荒漠环境都够受的了,还要住这种地方?”

    “你以为我们是什么立场......”蒙德说道,“旅游吗?”

    “至少我们有可以投诉的地方,你说是吧?姐姐。”

    我才不接受投诉......

    诺耶露没有听到回应,回头发现洁芙缇已经趴在后座睡着了。

    “诶?睡着了?”

    “累坏了吧,”蒙德说道,嘴角不经意间有所上扬,“本来和欧文谈话后就倒在床上了,结果出来以后一直没有休息。”

    “哼——没办法啊,谁叫这鬼地方连人心都住着鬼。”诺耶露吐露着不快,转身就要走,“我去开门,你把姐姐送进屋里。”

    “我来?”

    “是啊,把机会让给你了,”诺耶露突然停下来,双手环抱在胸前,即使蒙德看不到,他也能想象出她的脸红成什么样,“毕竟你是......那个......未来的......姐夫......”

    喂喂,你自己都觉得羞耻就不要说出来了啊,还越说越小声......

    然而诺耶露早就钻进其中一间屋子里,不见踪影了。

    蒙德并没有急着把洁芙缇送进去,而是先稍微打扫了一下。当他再一次回来的时候,竟不小心看着洁芙缇的睡相出了神。

    尽管不是第一次看,他始终还是为这样安详的洁芙缇而着迷,以致于他不太敢碰她,担心打扰到她。

    或许是睡得不舒服,洁芙缇的眉头微微隆起,然后蓝色的双眸缓缓睁开了。

    “唔......”发觉蒙德正看着自己,洁芙缇的第一反应极其微小,甚至没有反应,只是双颊微微泛红。

    “抱歉,吵醒你了吗?”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蒙德连忙退开,挠着头。

    “不......”洁芙缇也坐了起来,“没关系,是我先不知不觉地睡着的。”

    两人的视线都低着,避免对视,结果气氛却更为尴尬。

    “呃......”

    “所以......谢谢你......”

    哈?你是在谢什么啊?

    蒙德受不了了,若是有人看到他们这一幕,一定会笑得这辈子都合不上嘴。

    “时间很晚了,”最后蒙德决定还是暂时忘掉刚才的一幕,“还是早点休息吧。”

    在他的劝说下,洁芙缇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看似沉重的双腿终于离开了座位。

    蒙德陪她进屋,放下东西之后便转身打算出去。

    “等等,蒙德,我......”洁芙缇叫住了他,话说到嘴边又停下来,欲言又止。

    “什么事?”

    “睡了下,我不是很困......只是说话的话......还可以......”

    反常,太反常了。洁芙缇把手放在紧闭的膝盖上,肩膀微微耸起,脸红得跟喝了酒似的。

    “是、是么,你想说什么?”

    蒙德自己都想佩服自己,竟然抑制住了想要上前抱住她的冲动,说出话来了。虽说这不是什么危险的举止,但现在还是把握住分寸比较好。

    貌似洁芙缇也意识到自己乱了方寸,深呼吸了几下,恢复冷静的常态。

    “坐我旁边吧。”

    “噢,好......”

    蒙德照她说的坐下,由于心跳有所缓解,他的动作还不至于僵硬。双手撑着床面,身子在稍稍往后倾斜,处于放松的姿态能让他更好开口一些。

    “和那时候完全不一样了,蒙德。”洁芙缇略带微笑地说道,“总觉得很多都改变了,我也是......”

    “啊,这种变化大概是很正常的吧,”蒙德回忆起他们最初相遇的那段时间,在雪山上蹒跚而行的日子,“那时候只是为了活下去,根本没有其他可考虑的,不像现在,条件优越了不少。”

    “嗯......”

    “当然,你的责任也很重大。你掌握着重要的权力,有非常多的选择需要谨慎思考,毕竟你的决定维系着成千上万的人类和人形的命运,甚至是全世界的走向......”

    “是呢......”

    “说、说实话,你那时候真是胆大得吓人。”为了避免谈话更加沉重,蒙德连忙转移话题。

    看洁芙缇的眼神,似乎在回忆自己如何从雪地里站起来,举起莫辛纳甘狙击远处敌人的样子。

    “你觉得......哪个比较好?”

    “呃......对我来说,无所谓。”蒙德笑了笑,尽量稳住自己的情绪,“这是你来决定的事情,因为你可是引导时代走向的关键人物,你的一言一行甚至时刻影响着每一种可能,或许他正是看见了你的可能性,才把铺垫好的一切都托付给你。毕竟他是一名战士,他能做到的只有举盾挥剑罢了。”

    “帕特里克·弗洛吗?”洁芙缇问道。

    “嗯,不如说只有你才合适这个位置,只有你才能做到,开创他心中所想的未来。”蒙德说道,“所以你只需要作出选择和决定,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去执行,感到疲倦的话,尽管依靠我们好了。”

    “是吗......”洁芙缇安心地闭上眼,“谢谢你,蒙德。”

    “嗯,晚安。”